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零五章 贵宾上门

我的书架

第四百零五章 贵宾上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证书不算什么?再说,美国佬,懂什么瓷器?他会比我们中国人更加了解中国文物?他们,不就是依赖科学仪器吗?机器有时候也会骗人的。”杨奕不慌不忙地说道。

“那就是说,你比人家皮特还要厉害咯?”郭瑾轩给杨奕挖了一个坑。

杨奕也不理会,笑道:“如果,这份证书是皮特亲自开的。那么我敢说,他对瓷器的鉴定,还真不如我。”

能说出这话的,不是狂人,就是疯子,不是夸夸其谈,就是实力强大。

很显然,杨奕就是后者,作为今天新人排前五的,是有资格说这种话的。而且,杨奕也说得不错,中国文物外国人懂什么欣赏?

郭瑾轩正要说话,外面又进来两三个人,来者也是杨奕的熟人。

“王老板,稀客呀!”杨奕连忙接待。

王世忠苦笑,因为上次的事情,跟杨奕有了一定的隔膜,这小子都不叫王大哥,叫王老板了。

“你的店面开张,我怎么能不来?小小礼物,不成敬意。”王世忠递过来一个礼盒。

里面,是一把紫砂壶,属于民国时期的物件,上百万。为了修补跟杨奕的关系,他也下了血本。

紫砂壶在拍卖市场行情看涨,是具有收藏的“古董”,名家大师的作品往往一壶难求,正所谓“人间珠宝何足取,岂如阳羡一丸泥”。

而且,这个紫砂壶,还是他挺喜欢的一把茶壶,是比较神秘的中华龙壶。

中华龙壶,是当代著名民间发明家季汉生创意设计、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曹安祥制作的一款同时能泡两种茶水的紫砂鸳鸯茶器,象征“一国两制”含义,是明代至今壶艺史上的一大艺术杰作。

一开始,中华龙壶叫鸳鸯茶壶。后来,季汉生接受欧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主席张曼新的建议,将“鸳鸯茶壶”打造成和平信物。

此壶呈圆形,寓意圆满。壶盖为天龙戏珠造型,珠上刻有“和”字,表示中华巨龙和平、和谐之意;壶身内部采用同时能泡两种茶水的专利结构,象征“一国两制”。

他也是花了不小力气,才找到这把茶壶,是季汉生亲自烧制的几个精品之一,非常珍贵,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

“王老板,你人到就很给面子了。”杨奕笑道。

王世忠微微摇头:“老弟,改天我们吃个饭吧!”

杨奕迟疑了一下,随即点头,人家那么有诚意,一个隐形富豪那么放下身段说话,你还矫情什么?

看到这,王世忠才露出高兴的笑容,眼睛看向郭瑾轩他们,有点皱眉:“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有点热闹呀!”

“好一个粉彩。”王世忠身边的胖子,也就是那位钱仲书,看到那尊瓷器,也忍不住赞道。

众多瓷器当中,他觉得,粉彩就是最漂亮的。清新的同时,又有着艳丽,整个瓷器透露着一股仙气。

“我可以看看吗?”钱仲书问道。

得到郭瑾轩他们的同意,他连忙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型仪器,专门做物质分析的。发现瓷器的物质成分来自清朝,加上那么好的外在表现,他肯定,这瓷器就是清朝的粉彩精品。

“从胎釉来看,晚清的粉彩,还真比不上乾隆时期的作品。所以,它的价值也就是八百万到一千多万之间。那么大的瓷瓶,如果是乾隆精品,起码也是两千万以上。”钱仲书发表自己的看法。

乾隆早期瓷器的胎还是保持雍正时细润的特点,晚期由于督陶官的不力和经济原因,胎质不如唐英督陶的清早中期,但比晚清仍胜一筹。早期釉质莹润与雍正无太大差别,晚期渐糙。精致的粉彩瓷器釉面坚致,细润如脂似玉,光洁无瑕疵。

一般粉彩瓷器釉面或莹润,或不够干净,釉面常有均匀似涟漪的小皱纹,以陶瓷板画表现最明显,但没有晚清时期釉面不平的波浪釉严重。

听到这话,郭瑾轩更加得意。这回,打脸了吧?疼不疼?你的客人都表示这瓷器不假,你还能说什么?

“杨兄,你是铁了心要说我这宝物是假货咯!”郭瑾轩对杨奕说道。

“假的?怎么看?”钱仲书一愣,随即看向杨奕。

对这个年轻人,他不敢再有所看轻,上次已经丢了那么大的脸,早就吸取了教训。后来,自己查了一下杨奕的资料,更加吃惊,难以想象,这个年轻人真正入行,才不到一年。

“既然连老弟都看不准,那这件东西还真有点问题呀!”王世忠笑道。

郭瑾轩他不认识,就算是认识,也无需给他面子。作为千年世家的后人,傲气还是有的,一般的官员都没放在眼里,更别说你一个哈韩族。

他要是知道,郭瑾轩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身份,却总是唱衰自己祖国,去抱棒子国的小腿,肯定会更加不屑。他也最烦就是那么些韩国佬,还有那些整天说韩国好的汉奸们。

得!又是一个愤青!

钱仲书立即闭上嘴,不再发表看法,实在是被杨奕的能力吓怕了。他娘的,一双眼睛,比机器还要厉害。

“你师父都没说话,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呀!”郭瑾轩的师傅讽刺杨奕道。

祁老都没看出什么来,你就一口咬定是假货,无论如何,老祁应该很没面子吧?

然而,祁老很坦然笑道:“我弟子比我厉害,说明我眼光好,也说明我教导有方。而你,显然可怜多了。”

他是不介意,将光环放在自己弟子头上的。杨奕是他最得意的一个弟子,对杨奕的期望也很高,如果还没有他厉害,祁老更不高兴,只能说失望。

杨奕无论是鉴宝,还是书法造诣上,都极具天赋,甚至超越了他,是圈子里面,那些老家伙都羡慕不已的。

“别吊人胃口,赶紧说吧!”姜涛也有点不耐烦了。

杨奕指着瓷器的瓶身,其中一朵不起眼的桃花:“你们看一看这朵桃花吧!相信,也不需要我说什么了。”

大家望过去,很多人还是看不出什么来,桃花画得很逼真呀!有什么问题?

姜涛这些高手,则是一点就明,忽然恍然。姜涛有点苦恼地捉了捉头发,自己怎么那么大意?

“有什么问题?是桃花吧?”有人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