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零九章 少年,你太单纯了

我的书架

第四百零九章 少年,你太单纯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怕什么?你又不相信这些。”

“我是不怕啦!”何文杰嘴硬道。

“不怕就行,让他说几句无妨。”

何文杰郁闷极了,暗道:你怎么不给人家说几句?你应该也不怕的呀?

“好吧!老头,你想怎么看?别跟我说什么眼瞎心不瞎的。”何文杰没好气地对那老道说道,只能将脾气撒在这老头身上。

瞎子老头也不恼,胡子用一个橡皮筋绑起来,看上去非常怪异。

“嘿嘿!伸手出来,我摸一摸你的手相。一会,不介意的话,让我摸一摸你的脸,没意见吧?”老道说道。

“你这不是耍流氓吗?要是女的怎么办?你也下得了手?”何文杰瞪眼睛。

“人家乐意,我有什么办法?”老道两手一摊,能摸一摸女的手,自然是一种享受啦!信命的人,也不会介意让他摸一摸手跟脸。

得!这么无赖的流氓老头,杨奕也表示佩服。

杨奕心里暗道:装,你继续装吧!明明就是一个瞎子,摊上摆那些道具有个屁用呀!抽出来签,你能看懂?都看不到签上的内容,是上上签,还是下下签,怎么解释?

手相又称掌相,是一种以手掌的形态和纹理去推论运程的占卜法,中国、西方、吉卜赛都有这种学问。

“相,有先天与后天之分,又有形态与气色之异。手,蕴涵两仪三才之道,囊括太极五行之秘。故其大也,天地都在一掌之中;其小也,五脏六腑均历历在手。”

那老道,一边摸,一边神神叨叨,给人一种专业的感觉。

掌、指的骨、肉及形状一经定型便很难改变,所代表的福禄及才干是天生的,即是天份。老道最要看的,就是这方面,毕竟他看不到,只能靠摸,能摸出来的,就差不多这些内容。

中国素来皆注重中庸平衡之道,若某一方面过犟,则另外多方面则会过弱而未能配合,所以手的指、掌、肉质及纹理皆要配合得宜。以掌型、八卦为主、为君;纹理为副、为臣。掌型、八卦犟者,即使纹理稍差亦有所成;但纹理犟,而掌型、八卦弱者,一生之成就则有局限了。

“从手相看来,你在文方面,成就很低。我也不怕说实话得罪你,文不成,武不就呀!不过,我摸了你的八大丘,金星丘跟太阳丘比较突出,说明你身体健康,而且命中有贵人。”

这说得头头是道,何文杰都感觉自己被绕了进去,感觉有点道理,基本上都说准了。

接着,就是面相,同样是摸,摸了鼻子、额头、耳朵等部位,又说了一大堆,何文杰越听越心惊,这老头有点门道呀!

也就杨奕旁观者清,心里暗笑,算命佬,差不多都是这手段了吧?

眼前这个老家伙,还真是眼瞎心不瞎,分析事情非常细致。从一开始,何文杰就一个小跟班的样子,只要有点分析能力的人,都知道他混得不好,不就是文不成武不就吗?

另外,何文杰手掌比较粗大,也不难摸出,是一个健康的手掌。

最后什么命中有贵人,几乎都是胡扯的,算命佬的万金油,这句话说出来肯定不会错的,谁命中没有几个贵人?

“还挺准的。”何文杰看了眼自己表哥。

杨奕翻了翻白眼,刚刚还说自己不信命,这就被人蛊惑得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那老道心里嘿嘿直笑,得意至极,这些话,都不知道迷惑了多少人。反正怎么说都说得通的话,就看你们怎么理解。

“准吧?行,老道,你有什么帮他改变命运的法子,说来听听,要什么法器之类的吧?那些寺庙的高僧,好像都这样的。”杨奕说道。

老道心里更加振奋,得!送上门的好处。

法器?那玩意挺赚钱的呀!随便一件,都要一千几百元啦!

他老神在在地点头,一本正经:“不错!用法器,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我这,有一件开了光的神甲,两千元给你们好了。刚才,都是免费的,老道牙齿当金使!一口唾沫一个钉,说不收费就是不收费,你们只要给法器的钱就可以了。”

“两千?”何文杰立即清醒。

骗子呀!一个龟甲,你要两千?活的乌龟都不用两千块。

“两千就别提了,一千元,可以的话爽快点。”杨奕说道。

老道似乎摸清杨奕的性格,是一个直爽的人,说一不二,他要是讨价还价,几乎不会跟你讲道理就走,所以勉强点头。

“行,那老道我亏一次吧!”

“表哥你……”何文杰再次瞪大眼睛,没想到表哥还真会给钱,一开始他还以为只是玩玩的。

杨奕瞪了他一眼:“一千块买个安心,准不准都无所谓!”

得!你是土豪,何文杰立即无话可说,反正花的不是他的钱。

在老道的心里,杨奕这个表哥,比他表弟不堪多了。这种有钱无脑的人,最好坑了。那块龟壳,他几块钱拿到手的。一千元卖出去,还有什么不满足?

拿到钱之后,戴上眼镜,没人发现,他眼睛翻了几下,泛白的瞳孔恢复如常,能看到杨奕跟何文杰两个年轻人走远。

高手在民间呀!这样瞒天过海,即便是杨奕都没能发现,这老家伙压根就不是瞎子。

老道将摊子一卷,赶紧收拾一下躲一躲,生怕杨奕他们回过头来找麻烦。坑了一千大洋,今天的收获也让他很满意了。

“表哥,这东西我就不要了吧?”何文杰开口道。

别人不是戴金就是戴银,让他戴着一个龟壳,想想就忍不住打一个冷颤。

杨奕瞥了一眼那家伙:“想多了,这件龟壳是一件宝物,那老家伙不知道而已,你想要也没有份。”

“宝物?”

何文杰傻眼了,弄了半天,感情是自己表哥计算那老头。嗯!这表哥已经不纯洁了呀!他回头一看,想要给那老头一个同情的目光。

“嗯?那老头跑了?”

“少年,只能说你太单纯了。”

听到自己表哥的话,何文杰“泪流满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