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一十一章 这老板实在

我的书架

第四百一十一章 这老板实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奕发现,在一些熟人面前,已经很难捡漏,因为你看中,别人知道你能力,一定知道这就是宝物,不会轻易出手,让杨奕有点郁闷。

只能找陌生人下手,好在这些古玩摊,总能看到新的面孔,对杨奕并不熟悉。

只是,就刚好碰到了周山,那家伙也在前面的一个摊驻留,正在观看物件。他看得很认真,很慢,时而舒眉,时而皱眉,给人感觉就是似懂非懂,并不够确定。

摊主是一个瘦弱的中年人,戴着一顶东北那边比较流行的帽子,十有八九,就是从东北那一带下来的。

他也是会察言观色的人,一看周山这个表情,就知道是半桶水的人,学而不精。这种顾客,也是大家所欢迎的,容易坑。

自己家的货,自己知道,能有几件是真的?

但是,对半桶水的人来说,好像没一件都是真的,但也不确定。这么一来,坑他们就没有商量了,谁叫你学得不精?就是要交学费作为代价的。

“又是那家伙,怎么跑到我们前面去了?”何文杰说道。

刚才,他们俩都没有注意,其实,这条街就直直的一条路,肯定不在前面就在后面的。不过,按道理,他们看得比较快,周山应该落在后面才对。

现在走在前面,让何文杰担心,那家伙看到宝物,先下手为强!

“不碍事!我们也过去,人家看着的东西,你不要插嘴进去竞价,会得罪人的。”杨奕提醒道。

这个表弟,什么都不懂,只能一边教他古玩行的一些应该注意的事情。

“知道,起码要等他谈完,我们才能插一条腿进去,不能当第三者。”

意思就差不多了,但从你口中表达出来,怎么感觉味道有点变了。

“杨兄弟,我们挺有缘呀!”周山看到杨奕也停下来,跟他在同一个摊上看东西,顿时打招呼道。

杨奕无语,这条街也没有岔口,这算什么缘分?未免也太牵强了吧?

“随便走走,你先看,不打扰你。”杨奕笑道。

又来了两个年轻人,摊主没道理不高兴。都是很优质的顾客呀!这一行,除了半桶水的,更加容易赚钱的,还是杨奕这种懵懂青年,棒椎一个,什么都不懂,但年轻气盛,又爱面子,有时候什么连砍价都懒得费劲。

“随便看,随便看!不怕告诉你们,我这些宝物,都是老物件,但来路大家都懂的,所以算是便宜卖,看中了告诉我,给你们优惠价。”

那老板的话,也就只有何文杰一个人相信。它还真就是相信了,一看这些地摊货,来路不正当很正常呀!而且,既然你的货来路不正,便宜卖也是理所当然。

“这老板实在。”何文杰开口道。

此话一出,杨奕都懒得吐槽呀!而周山,看了一眼,笑了笑,意味深长,也不说话。

那老板感动呀!就喜欢你这种说老实话的青年人,单纯得可爱!不像一些老家伙,老奸巨猾!

就冲这小伙子的话,他觉得一会,不好好“关照”一下他,对不起自己。

杨奕没有浪费时间,一件件去查看,而是开启竖眼,扫了一遍,就发现周山手上的那件是一块古玩,摊上还有两件。

两件都是木雕,从木质上看,有点像黄杨木。

黄杨盆景树姿优美,叶小如豆瓣,质厚而有光泽,四季常青,可终年观赏。杨派黄杨盆景,枝叶经剪扎加工,成"云片状",平薄如削,再点缀山石,雅美如画。

这种木材,在古典家具中有着很微妙也很特殊的位置。我们看到的黄杨木作品多为工艺品摆件,基本上没有家具成品,在古典家具的使用中多用来点缀。

了解木材的人,就会知道,黄杨木因为生长缓慢,黄杨的木质极其细腻,肉眼看不到棕眼,但仍因黄杨生长缓慢,难有大料,多用来与高档红木搭配镶嵌或加工成极其精细的雕刻作品,未见有大件作品,也正因为如此,黄杨雕刻作品常被初识者误以为是象牙制作。可以说黄杨木做成大件家具极难,如果出现,定是珍品。

据杨奕所知,黄杨木的香气很轻,很淡,雅致而不俗艳,是那种完全可以用清香来形容的味道,并且可以驱蚊,另外,黄杨木还有杀菌和消炎止血的功效,在黄杨木生长地的山民,就有采黄杨叶用做止血药和放置黄杨树枝来驱蚊蝇的习惯。

他随意假装找了一下,在那老板的眼中,这就是走马观花一样,一看就知道是个不懂装懂的人。

杨奕捡起两个木雕,闻了一下,没有那种清香,说明并不是黄杨木。

“爽快点吧!这两件怎么卖,价格太高的话,我也不讲价,二话不说就走。可以接受的话,同样不讲价,麻烦!”杨奕说道。

这种话说出来,人家一听,就知道你的底细了。

爽快点?行,他就喜欢爽快的人。既然如此,他也不能喊太高价,毕竟这小子看样子,是真的会走人的。

“一件五百,这是最低价格了。”

杨奕还真不讲价,拿起两件物品,就数出一千元给那老板。这么爽快,让那老板欣喜不已。

“不再看看?这些都是不错的宝物。”那么爽快的客户,有点不舍的他走呀!

何文杰将两个木雕拿上手,惊奇地说道:“咦!居然是木头做的。”

“不然你以为?”杨奕瞥了一眼那大惊小怪的家伙,有点丢人现眼呀!

见杨奕下手那么爽快,周山也不再犹豫:“我这件呢?超五百,我也走人。”

“哎呀!老板,怎么能一样呢?小哥那两件,都是木头的,你这件是瓷器,值钱多了。一千元吧!算是交个朋友。”

周山郁闷极了,能来点新的台词吗?那么老套的话,好意思说?

“顶多加一百!”

“九百元!”

……

最终,敲定七百元,让那摊主笑面相送,三件物品,成本价还不到一百元,赚了一千多,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何文杰手里拿着木雕,走路没怎么注意,忽然就碰到了路边一个小摊的一件瓷器,倒下来,摔成两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