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一十二章 碰瓷?

我的书架

第四百一十二章 碰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摔,可就吓坏人了。尤其是何文杰自己本人,他都不知道什么情况,整个人就懵了逼,古董的珍贵,他算是见识了的。要是这件玩意值钱,那就玩大了。

那摊主精光一闪,没有伤心,反而是有点小激动。这种反常的反应,让何文杰更加警惕起来。

“小伙子,慢着,得谈一谈赔偿才行。我这瓷器是你弄倒的,这一摔,已经不值钱。这件瓷器,是我朋友家祖传的物件……”

周山也觉得,这次麻烦了。人家咬死这件事宝物,敲诈点钱,你不得不赔呀!

他看了眼,那瓷器是一件有两个耳朵把手的瓷器,比较大件,看风格,是属于元朝的瓷器。把手处,还有两个耳环一样的铜环。

元朝的统治只有九十余年,而且又连年混战,所以从整体上看,元代陶瓷业基本上承袭了前代旧制,除青花、釉里红等品种,没有太多发明。

不过,真正了解元朝瓷器发展的人,就会知道。

在元朝,景德镇迅速崛起,成为天下瓷器中心。

一个原因是景德镇地处皖赣边区,受战争影响不大,社会经济状况较为安定。

二是当地原料丰富,开挖使用较为便利,技艺上博采众长,产品制作精致,有“工匠四方来,器成天下走”的美誉。

三是因为宫廷重视,在景德镇设立了全国唯一一所管理陶瓷产业的机构──浮梁瓷局;再一个原因就是出口量增大,从另一个角度刺激,促进了景德镇的瓷业生产,使景德镇成为全国制瓷中心。

元代青花、釉里红的出现,使中国在瓷器装饰艺术上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在陶瓷装饰艺术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没有哪一种装饰类型能达到青花瓷那样影响巨大而且流传深远。

不过,眼前的这尊瓷器,并不是青花瓷。而是元朝并不流行的定窑瓷器。

定窑是宋朝很热门的瓷器类型,到了元朝,很少烧制的。而且,还烧出了元朝的风格。

大家都知道,定窑瓷器的胎骨较薄而且精细,颜色洁净,瓷化程度很高。釉色多为白色,釉质坚密光润。定窑瓷器的白釉多闪黄,故有“粉定”之称,釉面偶尔还有垂釉的现象,由此又有了“泪釉”的别称。

也正是胎骨极薄,使得这种瓷器很没有安全感,很容易破碎。

不过,杨奕瞧了两眼,高仿的痕迹太重,一看就知道是现代工艺品。

他蹲下来,瞧了几眼:“你说,怎么赔偿吧?也别狮子大开口,东西我认得,本人就是江州市拍卖行的鉴定师,你可以去拍卖行验证。这一件看似宋朝跟元朝结合的瓷器,其实就是一件高仿,你心中有数。”

杨奕这么一说,就是警告,你不要尺寸进尺,按照高仿品的价格来,稍微上涨一点,我们也认了。

得!这话一出,那摊主立即就凝重地观察了几眼杨奕。他也听说,江州拍卖行的鉴定师,就是一个年轻人,非常厉害。

不是那么倒霉吧?好不容易撞上来一个可以敲诈的机会,转眼就没有了。

见杨奕那么淡定,就知道这小伙子应该是没有说大话吓唬人。

他犹豫了一下,伸出两根手指:“两千!”

杨奕回头看了眼自己表弟:“愣什么?掏钱呀!两千元虽然稍高,但你做错了事,就要承担。”

听到这话,那摊主倒是有点感激杨奕了。人家是懂行的,这件高仿品,其实就是几百元的市场价,进货价更低。他开的价,不能说狮子大开口,但也绝对是虚高的。

“唉!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何文杰叹了口气,将身上的钱掏出来,还不够。杨奕只好给他垫付五百元。

“回头,你得还给我。捡上东西,走人吧!”杨奕吩咐道。

大家以为,杨奕故意这么做,就是让自己表弟牢记住这次的经历,一定要有一次深刻印象。

“哈哈!既然入行,难免会交点冤枉钱的,别太在意。”周山安慰道。

他还主动开口:“去喝点东西吧!我请客,怎么样?”

杨奕点头:“也行,那就歇一歇!”

走远之后,杨奕忽然回头,瞪了一眼何文杰:“那拎着那破玩意做什么?”

何文杰那个气呀!不是表哥你让拿的吗?现在反倒我的错咯!完全就是不讲道理的呀!唉!倒霉,今天不宜出门,破财的呀!

他将手上的破瓷器扔掉,就要走人。

杨奕又开口:“那两个金属环捡回来,金子都不要?”

啊?

金子?就是周山也大吃一惊,那玩意好像是铜的吧?金子的话,早就被人发现啦!

“看什么看?自己不回去拿上手看一下呀!铜的话,有那么重的吗?有宝贝都不知道捡?那表面的铜,只是镀上去的,认真看的人都能看出来。”杨奕开口道。

此话,让周山有点惭愧了。刚才,他也是看过了的,但就是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只是一种潜意识,以为是铜。毕竟弄到瓷器上面的“耳环”,很少人用金子的吧?况且,那还是一件高仿品,谁会那么傻?

现在看来,仿造古瓷器的那个人,显然也看走了眼,将一件渡了铜的金子弄上去,要是知道,还不得哭死?

他拿上手,其实感受重量,是挺难的,只有手感很好的人,才能感受出来那重量差。

“还真是重了点,小兄弟,运气不错呀!”周山羡慕道。

没办法不羡慕,人家还以为是碰了瓷,现在反而捡到了宝,这就是命。

“走,去喝东西,你请客。”杨奕指着自己的表弟何文杰说道。

何文杰得到两块金子,已经高兴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现在要他请客,自然没有不应之理。虽然不是很懂金子的具体价格,但金子贵,是从小就有的常识。这么两块,少说也能卖点钱吧?几千元不成问题,说到底,还是他赚了。刚才损失两千元的郁闷,顿时全都消散!

“哈哈!我请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