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天蓝釉

我的书架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天蓝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坐下来之后,何文杰还没有从惊喜中回过神来,手不断掂量着那两块金子的重量,刚查了一下,黄金的价格。现在手上这两块金子打造的圆环,价值应该超过一万元。

这简直就是在捡钱难怪,表哥混得风生水起。逐渐,他觉得自己喜欢上这一行了。

周山则是在观察他的那件,最后让杨奕点评几句。刚才,杨奕已经透露了他的身份,江州拍卖行的鉴定师,就让他想起一个最近非常热门的一个人。

没错!他的名字也叫杨奕,竟然被他遇到行业顶尖的人才。

杨奕早就看出,那是一件清朝时期的天蓝釉,葫芦瓶,并不大!

“这天蓝釉还算不错的,勉强算得上精品。”杨奕对他说道。

“天蓝釉?我还以为是天青釉,看上去更像青色。”周山疑惑道。

天青釉,又名雨过天青,是一种幽淡隽永的高温兰色釉,在宋代的名窑中就开始出现,嗣后各代都有仿制。

有钧窑天青,始于宋,呈淡蓝色,釉层厚而不透明,以铁的化合物为着色剂。另有宋汝窑天青,是一种淡淡的天青色,色调较稳定,多数釉面无光泽。还有景德镇窑天青,始于清康熙,呈淡灰蓝色,釉薄而坚,莹润光洁,以钴的化合物为着色剂。

周山想要说的,自然就是后者,景德镇窑天青,他看就非常相似!

要以摇头:“所以说,这个天蓝釉只能说勉强算是精品的原因。它的料含钴元素不多,所以烧出来的颜色就是淡蓝色,接近青色。但是,它还是天蓝釉,不是天青釉。”

另外,其实天蓝釉是汉族瓷器釉色名,一种高温色釉。它由“天青”演变而来,清康熙时创烧,釉色浅而发蓝,似天蓝色。

也正是这样,很多人会分辨不清,到底是天蓝还是天青。这两种瓷器,也不能说谁比较贵重,主要还是看质量。

根据杨奕的了解,天蓝釉呈色稳定、莹洁菁雅,可与豇豆红媲美。天蓝釉器物种类,康熙时均属小件文房用具,至雍正、乾隆才见瓶罐等器型。雍正天蓝十方六大碗颇具特色,装饰仿洋瓷,一火烧成。

随后,杨奕指出好几处特征,让周山很快就懂了。

他心里暗惊:不愧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这实力,真不是吹牛的!

认识这样的人,他十分高兴,谁都知道,这个年轻人以后的潜力巨大,也就意味着巨大的人脉。即便是他们古玩行,也是讲究人脉关系的。或者说,整个社会,就离不开人脉,也正是纵横交错的人脉,组成了这个人类社会圈。

“那得值多少钱?”何文杰问道。

大家都是俗人,关心的问题很多时候就是关于钱的问题。

周山没有看轻这个家伙,毕竟是杨奕的小表弟。他沉吟一会:“从质量上看,市场价应该在五万以下吧?我看三万到五万之间比较稳当。”

杨奕微微点头:“遇到个喜欢的人,五万以上也有可能。主要是没有落款,不然价值能翻倍!”

何文杰也算是有点免疫了,今天,给他太多惊讶!平时没怎么注意的老东西,竟然那么值钱。

“杨兄弟,你这两个木雕呢?”周山初一看,就觉得是黄杨木的雕琢品。

“这两尊木雕,应该出自广东潮州。”杨奕说道。

“金漆木雕?”周山一愣。

广东比较出名的木雕,其实就是金漆木雕。不过,眼前这两尊木雕,表面不是金色的,如此一来,不显得不伦不类吗?

“摸摸看,表面是一层漆,是后来加上去的。可能也正是这样,大家看不出它真正的身份。”杨奕说道。

这正是金漆木雕,后来被人涂了一层其他颜色漆料而已。

金漆木雕始于唐,盛于宋。在庙宇建筑中,随处可见栩栩如生的木雕工艺,往往带有故事性,蕴含发人省思的意义;而供人祭拜的神像,也常是木头雕刻,甚至贴上金箔以显示尊贵以樟木为主要原料进行雕刻,并在其上髹漆、贴金的木雕,具有金碧辉煌的艺术效果。

眼前的这两尊木雕,就是神灵雕像,应该是摆在家里供奉的那种,比较小。

杨奕将木雕翻过来,指了指其中一个部位。

周山就看到,那一块掉了一点漆,露出里面金闪闪的颜色,顿时心里狂震,看向杨奕,目光非常复杂。

人家闯出这样的成绩跟名声,不是大风刮来的。就凭这一份细心,就能打败绝大部分的人。

“具体的朝代,我还不能断定,需要将这两个木雕表面的油漆除掉才行。”杨奕说道。

既然是金漆木雕,表面的一层简直就是污垢,需要清除,才能露出它原本的面貌,恢复应有的价值。

“厉害,厉害!我看,这两尊木雕的雕工,也是差不多大师级呀!”周山恭维道。

他曾经就见过金漆木雕的代表作:《龙虾蟹篮》,用一块木头雕成,花篮内有5只龙是和两只螃蟹,龙虾和螃蟹潜游扑食,惟妙惟肖,篮底围着簇簇花草,花篮的“篾条”清晰,可谓巧夺天工。

那时候,就听人说,雕刻时首先要画创作稿,然后把木头削成粗坯,再精雕细刻,小刀要伸进“篮”里雕龙蟹和螃蟹,更要全神贯注,如果不慎雕断一条篾条和一根龙虾须,则前功尽废,其难度不言而喻。

“这种油漆有点怪,摸起来不像油漆。”何文杰开口道。

杨奕笑了笑,这家伙总算看出一点点东西。确实,那种油漆无论是摸起来,还是看上去,都比较像木质的。

从颜色上看,就真的挺像黄杨木的木质,之前遇到这两个木雕的任,可能都会这么误解吧!

三个人聊了一会,交换了一个联系方式,就分开了。

周山接了一个电话,应该是他在江州市的一个朋友,就匆匆离开了。

而杨奕他们,继续将古玩街走了一遍,最后回到自己的古玩店,将收获放到店里,以后处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