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二十章 细微的发现(上)

我的书架

第四百二十章 细微的发现(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跟过来带路的老人松了口气,只要能劝住这些人就好,就怕这些人死脑筋,只相信科学,对于传闻不闻不顾,那就不妙了。

一个月里面月亮最亮的一晚上,而且,现在也就快要接近黄昏,是非常危险的。可以的话,他是希望大家能退出这一块邪恶之地。

祖训那么严肃的事情,是不会随便空穴来风的。在这片大沙漠里面,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能要人命的。

“那传闻你还真相信呀?”王军偷偷询问杨奕。

队伍之所以停下来,跟杨奕的建议有很大关系,两位老人都卖他面子。而发丘传人,同样对这块地方用慢了警惕,肯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杨奕笑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真是有这种诡异的事情,怎么办?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吧!其实,小心一点总没有错的。另外,那位老人也是好心,我们不能辜负人家的好意,即便稍微耽误点时间。”

而且,到了这个钟点,再继续进去,也增加不了什么进度。

王军认真看了一会杨奕:“你是感觉这个地方有古怪吧?那家伙一脸沉重,如临大敌的样子,肯定是发现了点什么。”

他的观察力还是有一点的,不仅仅是他,吕老、傅老教授他们也时不时朝杨奕跟发丘传人金不鸣看过去,微微皱眉头。

傅老教授他们根据对杨奕的了解,知道这个年轻人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崛起,迅速蹿上年轻一辈领军人物之一,就是因为这人细致入微的观察力,让他这大半年来,捡的漏甚至比大部分老一辈一生的捡漏还要多。

而另外一位,发丘传人,几千年前就闻名于世,甚至带着神秘色彩的组织。这样的人,天生就是跟墓地打交道的,比起他们这些所谓的考古专家,更加有一种对危险的直觉。

直觉那玩意,有时候是很要命的!你没有注意,可能就葬送在自己直觉里面。

“我也说不出什么理由来,但这个地方给我一种邪门的感觉。我的感觉,一直都是很准的。因此,大家还是小心为妙!要我说,最好就是稍微远离。”杨奕实话实说道。

“刚才,我也问了金不鸣,他的话跟你说的,大同小异,真是奇怪了。我看,也没什么呀!不过,这个天,真是让人压抑。”王军抬头看天,微微皱眉。

他们将骆驼赶到附近的一处背风沙丘,不能直接在沙丘的最底部扎营。不然是很危险的,你一觉醒来,就可能发现自己已经被埋。

而且,沙丘的凹处底部危险丛丛。大家走沙漠的时候,通常都是沿着沙丘的顶端移动,就是这个道理。

安定下来之后,吕老他们找到杨奕跟金不鸣,大家商量事情,就问到这一件事情,为什么他们俩都会有这么一个危险的感觉。

杨奕看向金不鸣:“你先说吧!”

金不鸣想了一会:“刚才那位老叔的话,也就是关于魔鬼摊的,我很早之前就听说。而且,我爷爷曾经跟我说过,他亲眼看见过一伙人被魔鬼摊运走。”

“运走?”大家立即捉住这个词。

有点惊悚呀!沙漠不是交通工具,怎么能将人跟物“运走”?那是一个什么概念?

“还有,就是我多年来的一个直觉,前面真的有古怪,那种感觉,就好像我带着一个鹅下去摸墓,忽然白鹅气绝身亡的感觉。”金不鸣接着说道。

也有些摸墓的人,下去不是点蜡烛,而是抱着一个鹅下去。

一方面,带着鹅下去,能帮忙探路,毕竟很多古墓都是设置了机关,很容易中招。这时候,有一个白鹅在前面试探,只要人没事,白鹅死了也不重要。

当然,还有一个一个比较迷信的说法,那就是鹅能看到人看不到的东西。

如果,带着的白鹅忽然往回走,死都不往前走,或者忽然暴毙而亡,那种感觉就非常糟糕,说明就是要大祸临头了。

“运走?怎么说?”王军再次询问。

然而,金不鸣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当年我还小,我爷爷这么跟我说,我也没有问这些问题。”

后来,长大了,也觉得这个词用得非常不恰当。运走,一个沙漠将东西运走,好像活的一样,谁听了都会觉得惊悚吧?

杨奕朝来时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远处,离着一大排被风化了的石头,顽强地立在沙漠中,像巨人一样,向大漠的风沙证明自己的存在,不会跟恶劣的环境跟天气妥协。

随后,大家都看向杨奕,轮到他说一说,为什么相信那老人的故事。

“有一点,我跟老金是一样的,那就是感觉。这大半年来,我能捡那么多漏,可不仅仅是实力,也有运气在里面,运气其实就是一种感觉。”

“这是第一,第二,那就是前面的沙滩,好奇特。大家认真观察,就会发现,它的沙丘特别少。”

别处,沙丘都是山峦一样,连绵不绝的。但是,前面所谓的魔鬼摊,一眼望过去,就好像沙滩,没什么起伏,非常古怪。

费林这么一说,吕老等人也觉得很不正常。就好像人的脑袋长满黑发,偏偏有一块拳头大的地方,头发是白色的。这种情况,有点常识的人都能猜测,如果那头发不是染出来的,就是这个人本身头毛病。

“还有一个特征,让我建议大家远离的。”杨奕开口道。

那才是他目前的一个发现,也是建议大家稍微远离的最有力证据。

“什么?”金不鸣也忍不住询问道。

“我刚才发现,这的沙蝎都是往外面爬的。那就说明,前面应该是危险的地方。动物对危险的感应,往往是最敏感的。”杨奕指着不远的几个沙蝎说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连忙认真观察,很快就找到,除了那几个沙蝎之外,还能看到几条蛇也迅速从前面的魔鬼摊溜出来,好像里面有饕餮巨兽在追赶一样。

“嘶!你不说,我们还真没发现。”

吕老等老前辈,相视一眼,对杨奕的观察力也感到震惊,能细致到这程度。难怪,人家能不断拣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