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壮观的湖底世界

我的书架

第四百四十三章 壮观的湖底世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奕没有马上将暗道找出来,因为他还不想立即出去,反正下面的巨蟒已经赶走,湖底的世界非常吸引他。

随着水位的下降,大家就发现整个地下湖呈现一个圆梯柱状,上面大,下面小。每隔三五米深,就会有一条环绕湖的小道。

小道立着数不清的石雕,越往下,石雕越大,有人物的,也有骆驼等牲畜,以及不知名的怪兽。

“太壮观了。”

“我相信老金的话,最下面肯定是棺椁的所在。”王军说道。

“委实让人震惊,古罗布泊还有如此精湛的雕琢技术。”

吕老他们都异常感叹,表示大开眼界,那些石雕,是没有秦陵兵马俑壮观,但也让人叹而观之。

“将强光灯拿出来。”傅老教授吩咐道。

队伍早早准备了几盏强光灯,一盏灯能照亮方圆三五十米那种。因为耗电,所以前面一直没有拿出来。

即使将强光灯亮出来,依旧没有看到这个湖的大小,就不知道还有多深。如果有五十米深以上,绝对比秦陵还要壮观。

“这是西域考古最伟大的发现了吧?”一个考古人员激动地说道。

吕老点头:“别说西域,在中国,甚至全世界范围内,都是能排上前十的。”

“看样子,这些石雕的数量比秦陵兵马俑还要多呀!”王军惊叹道。

他也知道,秦陵兵马俑并不是展示出来的那些,还有不少没有曝光,被秘密保护起来。可是,跟这里的石雕一比,可能还要逊色一点吧?

“几乎差不多吧?就不知道湖有多大,以及有多深。”傅老教授点头。

环绕地下湖一周,都不知道有多少,他们能看到的,已经超过五百尊了吧?

秦陵兵马俑,他最清楚,当年还亲自参与了考古挖掘,一共七八千尊,震惊全世界,被誉为世界奇迹之一,不是没有道理的。

兵马俑的塑造,基本上以现实生活为基础,手法细腻、明快。每个陶俑的装束、神态都不一样。人物的发式就有许多种,手势也各不相同,面部的表情更是各有差异。从他们的装束、神情和手势就可以判断出是官还是兵,是步兵还是骑兵。总体而言,所有的秦俑面容中都流露出秦人独有的威严与从容,具有鲜明的个性和强烈的时代特征。

兵马俑雕塑采用绘塑结合的方式,虽然年代久远,但在刚刚发掘出来的时候还依稀可见人物面部和衣服上绘饰的色彩。在手法上注重传神,构图巧妙,技法灵活,既有真实性也富装饰性。正因为如此,秦兵马俑在中国的雕塑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从已整理出土的一千多个陶俑、陶马来看,几乎无一雷同。

眼前的石雕,同样富有民族特色,非常鲜明。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湖水依旧没有完全排干,但大家已经能够看到湖底,灯光射下去,一片金黄色。

“这有三十多米深吧?”王军吃惊道。

“应该不超过三十米深,只是我们在下面看上去很高而已。但事实上,湖水并没有到顶部,刚才我们的位置到湖底,应该就是二十七八米左右。”一个研究生比较准确说出自己的估算。

“最下面一层的,不会全都是黄金雕琢而成的吧?”有人瞪大眼睛问道。

得多少黄金,才能弄成这个模样呀?他们虽然不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黄金储备,但这里的黄金绝对能比得上一个大国的黄金储备,怎能不让人心惊?

尤其是最中心,虽然有点远,灯光还是能照到一点轮廓。那是一个巨大的高台,已经露出水面,整体黄金色,摆着一个巨棺,同样是黄金打造的。

“没看到那条蛇,我们还是不要冒险吧!”也有人提醒。

谁能知道,那条大蛇不在这个湖的范围内?

吕老他们很纠结,下面的危险太大,他们不得不考虑,但心里极想下去近距离考察,见识古罗布泊文明的风采。

“先拍照,采集一些数据,其他的等国家派人清除危险再继续吧!”傅老教授最后拍板,刚才的巨蟒威胁性太大,他们都不敢托大。

杨奕略感失望,但也没办法,他无法跟别人解释,巨蟒已经顺着排泄口冲走。

“只能如此了。”吕老点头同意。

反正也不急于一时,考古队的安全最重要。不过,还有一点需要他们费脑的,怎么出去?暗道没有找到,难道真要从排泄口冒险?并不实际。

“上去刚才那里找一找吧!”金不鸣看到那么多黄金,也有点麻木了。

“没错,线路图应该是没有错的。”

……

杨奕自己都不知道,好在他们等水排干下去,这个湖依旧还有未知的危险。等国家派遣一队特种兵来排除危险,直接死了三分之一的人。当然,那是后话,杨奕出去之后也没有继续参与挖掘工作。

回到原来的位置,大家一寸寸地方寻找。

不多时,杨奕敲击其中几处石壁,忽然传来空洞的声音,将所有人目光都吸引过去。

“里面是空的。”王军立即说道。

“没错的话,应该就是暗道的所在。”吕老连忙说道。

那是一幅浮雕壁画,长一米,高七八公分,有点像是瓷砖镶上去的一样,认真看能看到很细微的缝隙。

“奇怪。”金不鸣又道。

今天,他已经说了很多次奇怪,所有人都提高警惕。

“又怎么了?”

“既然这里是工匠暗自留下的逃生通道……”还没说完,他又闭上嘴,好像已经想明白。

“怎么说一半就不说?吊人胃口。”

“没什么,看这样子,暗自挖掘这条逃生通道的工匠最后还是没有逃出去。”金不鸣说道。

杨奕看着那凹槽,王军放下去的那块物品已经步入巨鼎的后尘,看来那枚“钥匙”是一次性的。这个古墓里面,这样的“钥匙”应该不止一块。

“你怎么知道?”

杨奕替金不鸣解释:“如果他逃出去,这幅壁画是不能那么完美弄回去的。”

“没有错!你要在暗道将壁画镶回去是不怎么可能的,也没有必要那么麻烦。”吕老赞赏地笑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