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天河石矿

我的书架

第四百四十七章 天河石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亚里坤很快跑回来,手里提着一个电动的切铁砂轮机,应付那块石头,已经绰绰有余。

“我来吧!”王军自奋告勇。

杨奕点点头:“随你了。”

王军的性格,还是很热衷这种出风头的事情。而且,赌石也是他的爱好,眼前的天河石,也是赌石的一种。

“弄点清水过来。”王军开口道。

他一开口,自然有人按着吩咐去做。

王军对解石还是不够老练,中途无意间误伤了里面的天河石,好在反应及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当然,切坏了也没太大关系,反正这块宝石王军他也准备自己拿下来。

“这种品质,算是上等的天河石。可惜,还是有点白纹。不然,这个颜色,算是顶级的天河石了。”王军遗憾道。

整块天河石解出来,有三分之二篮球大小。

杨奕估算了一下:“现在看来,这块天河石应该是二十万左右。”

如果雕琢成镯子之类的产品,价值能涨十倍以上,还是很有投资价值。另外,天河石的身价以后也肯定随着翡翠水涨船高,二十万入手的话,肯定是有赚无赔。

亚里坤一家人,听到二十万这个数目,都微微张大嘴巴。

亚里坤离开部队这些年,也赚了一些钱,但存款依旧没有突破十万。二妹那丫头运气好,随便弄块石头回来,就轻松超过他这个大哥的多年努力,有点气人呀!

王军微微点头,对这个估价还是挺满意的。他对亚里坤说道:“二十万让给我吧!当然,你也可以先到外面问一问,要是有人出的价比我的高,就当我没说过这话。”

“军哥这是什么话?我还不能信你不成?就二十万好了。”亚里坤没有多说,知道王军是有钱人,不会贪图他那么点小便宜。

两人很快完成了交易,王军将钱转到他的账户。亚里坤心想着,两个妹妹也不小,是得让母亲好好物色两个妹夫嫁出去了。

“现在,我们去那荒山看看。”杨奕提醒。

“对,对!现在就去。”王军跟亚里坤也反应过来。

王军还有其他的想法,假如那荒山真的有这么一个宝石矿,他就承包下来做。其实,以前就有这么个想法,但没什么机会。有一次,一个朋友在非洲找到了路子,准备跟他合资搞一个钻石矿,但最后还是黄了。

披上大衣,杨奕三个人再次出门,亚里坤的两个妹妹也跑出来凑热闹。

“那就一起吧!没什么问题。”杨奕见亚里坤看过来,询问的眼神。

荒山的位置并不偏,就在村子的中间,一条小溪早就冻成冰流,远远望去煞是好看。靠近,杨奕还能看到冰块里面的小鱼,保持着向上游的姿态。

杨奕一行人,也引来了几个村民的注意,但也没有凑热闹,相互打个招呼,并不好奇杨奕他们干什么。

村里的葡萄园竟然还有葡萄挂在上面,在极低的气温下,变成了冰葡萄。王军顺手摘下来一串,吃了一粒,发现还挺好吃的。

“你不冷呀?这些葡萄都是卖不出去的吗?”杨奕问道。

即便卖不出去,也应该早早就收起来,然后风干,做成葡萄干,多少能赚一点吧?这杨奕就有点不能理解。

王军摇了摇头,递过来那串冰葡萄:“吃一点,不错!”

亚里坤笑了笑:“这是专门种植的冰葡萄,属于不同的品种。村里一个年轻人从外面读书回来,就搞出来的。前段时间,就有人来收购了一批,剩下的应该不合格吧?听说是用来酿制冰葡萄酒的。”

因为是村里第一口吃螃蟹的人,据说还赚了一笔。明年,可能会更多人种植冰葡萄吧?不过,亚里坤不敢随意盲目跟从。

杨奕吃了两粒,确实还不错,以前没有吃过结成冰的葡萄,以后回去可以试一试,放到冰箱急冻区凉快凉快。

荒山不大,占地面积应该就是几万平方米左右,山上的植物早就干枯,十分荒凉。一阵阵刺骨的寒风呼啸而过,显得更加寂寥。

“靠近这座荒山的土地都是石头多,所以也很少种植。”亚里坤解释。

“石头我记得就是在这里搬回去的。”亚里坤的二妹指着小溪开心道。

从冰层就能看出,这条小溪平时的水量非常少,但很清澈,没有污染,也就只有这些几乎不存在化学工业的地方,才能有那么干净的水源。

杨奕带着一把手锄,朝山上走:“我们上去看看。”

走近一块裸.露出来的石头,亚里坤扛着大锤,就是一锤下去,瞬间将石头敲开一块,但没有发现什么宝石。

“没有,难道还要更深的?”他质疑道。

王军落在最后,两只眼睛扫来扫去,专门寻找那些被风化出来的石块,然后用小锤子捶几下。

杨奕则是开启竖眼,扫描自己附近的一切,透视的能力,让他能直视底下十多二十米。

他算是摸清楚竖眼的能力,如果是没有阻隔的空间,能将方圆上百米笼罩在内。如果是液体,能笼罩五十米左右,实体的范围更小,只有十多二十米,需要看什么实体,质材不一样,透视的深度也不一样。

通过竖眼的透视功能,杨奕能看到,下面确实就是一座天河石的宝石矿,只是储量并不是很多。然而,也足够让这个村子发家致富。

杨奕忽然停下来,脚下是一块半裸.露的石头,一小半埋在泥土下面,形状有点像鸡蛋,看上去就是一枚恐龙蛋化石,表面还有石纹脉络。

他用手锄将其挖出来,然后轻敲几下,传出来清脆的声音。

“你们以前就没有发现过这座荒山的石头有异常吗?”王军百无聊赖地问道。

没有专业的探矿知识,他们现在这样也是很难找的,得碰运气。

“我没有听说。”亚里坤还知道,村民搬来这里,也不过是几十年而已,没有啥历史可言。他们这都是地广人稀,一个地方环境被破坏,找另一个地方落户就是。

“王哥,你帮我看看这一块。”杨奕开口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