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卖弄学识

我的书架

第四百六十一章 卖弄学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记得,自己爷爷曾经说过,以前奶奶家,是地主家,颇为富有。后来的事情,估计大家也都能想到,斗地主,那时候家境破落。

这幅画,就是那个时候爷爷故意藏在墙里面,才得以保留下来。他们家,一直不敢拿出来,就知道墙体里面埋着一幅画。

上一个月,老屋终于倒塌,没办法,只好拿出来。而且,这个时候,早就不是文物全部要上交的年代,没有那么严。这件宝物,也算是他们家的传家宝。

就在前段时间,有人找上门来,说是电视台的,带着宝物上电视台,可以免费做鉴定,甚至还能当场找到买家。如果你的宝物厉害的话,还能登上宝座,拿到五千元的大奖。

这一切,都是王根生热切的。现在,家里破落,比较贫困,很需要一笔钱。贸贸然拿出去鉴定,又怕别人坑。电视台,那么多人收看的,应该不会糊弄人才对。

别看王根生只是一个农民,但小聪明还是有的,考虑得也比较周到。

于是,他就来了,希望这件祖传宝物,不会让他们家失望,摆脱贫困,最起码能拿到那五千元的奖金。

“首先,我们有请汪老师鉴赏。”主持人笑道。

汪建州不怯场,这样的场面,也见了不少,大步走上去,斯里慢条地打开画轴。忽然,微微一愣,因为这幅图竟然是一幅《鬼趣图》。而且,上面的落款等,还打着原画家的名号。

他记得,《鬼趣图》就是罗聘的名作,而且早就被收藏在博物馆里面。因此,他断定,这幅画就是赝品。

汪建州微微欣喜,没想到一开场,就那么轻松。

他虽然鉴宝能力不强,但最基本上的东西还是要懂一些的,不然,想要吹水,也就没有东西好说,也成不了今天的成就。

“我来问问,你这幅画怎么来的?”汪建州询问道。

王根生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自然是有那句就说那句,没有隐瞒:“这幅画,我爷爷之前就传下来。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奶奶家是地主家。这幅画,也就是奶奶家带过来的。但后来,斗地主,很多东西都被破坏,这幅画,几乎是我爷爷拼死藏起来的。”

汪建州冷笑一声,编故事,你继续编!这种话,自然是不能相信的。

尽管,他在古玩圈子混得不是很多,但这里面的一些东西,他却很清楚。比如,古玩圈里面,故事只能当故事听,千万不要当真。

为了让人相信,这是一件宝物,很多人往往会编造各种故事,打乱你的判断。

他指着那副画:“这幅画呢!从画面上看,就是一副《鬼趣图》,从落款来看,也是罗聘的作品。”

“罗聘可能大家不熟悉,但他有一个称号,挺响亮的,叫扬州八怪。扬州八卦,指哪八个人呢?通常来说,为罗聘、李方膺、李鳝、金农、黄慎、郑燮、高翔和汪士慎。”

“这个人是清朝比较著名的画家,从小就练习画画。一开始,家道算是好的,他父亲就是当官的,所以生活上算是比较好的。但是,可能大家不知道,在他刚满周岁的时候,父亲去世,家道中落。从小,罗聘就几乎是卖画为生。”

“童年是够孤苦的,但他聪明勤奋,对所读的书,几乎过目不忘。呈坎的很多村民都说,当时,罗聘读书与很多人不一样——他家境贫寒,读书首先是为了掌握谋求衣食的本领,而不是把科举之业当作首要任务。”

也显然是受罗氏家族及徽州“天下第一等好事,便是读书”之风的影响,所以罗聘走的是最捷径的“读书就业”之路——卖字画,更主要的是卖画。

当时扬州街头以卖画为生的“文人画家”不少,这对罗聘来说,显然是起了“率先垂范”的作用。于是他一边读书,一边学画。

“二十岁左右时,他的书画小生意就做得很不错了。”汪建州,啰里啰嗦说了一大堆,开始卖弄自己的知识起来。

还真别说,这么说一大通,还真让人觉得很专业,十足十的一个专家架势。

“罗聘最出名的,就是画一些神神鬼鬼!《鬼趣图》,就是他的传世名作。据我所知,《鬼趣图》目前收藏在博物馆里面,你这一幅,呵呵!我不敢说了。”汪建州最后笑道。

一句呵呵,就让王根生开始慌张起来。

这种表情,落在别人眼中,就是不自信的表现,让汪建州的话更加值得信任。

“那汪老师,你觉得会不会是后世模仿的呢?要知道,一些名家模仿的作品,也还是很值钱的。”主持人询问道,开始中和气氛。

一名好的主持人,就要能把握整个场面,不让在场的人感到尴尬,不让场面冷场。

“肯定是模仿的,但是谁模仿的,我就说不准。只能说,模仿得比较用心吧!”汪建州笑道。

这一开场,没想到自己就能说那么多,连他自己都感到非常的满意。

以前,他都是胡扯一些周边的东西,说一大堆,就是没有重点,没有针对那件物品进行点评,是一直以来,大家吐槽的,都说他是伪专家。

“我们这件宝物的主人,也说过,这幅画是他爷爷那一代就传下来的。那么说明,这幅画,即便是模仿的,也有些历史,起码也是古画……”

主持人还没说完,汪建州立即打断:“错了,古字画,我们怎么断定呢?就是说,怎么判断一幅画是现代的,还是古画?”

他是很高兴的,捉到了话题,又可以说几句。在录制节目,镜头很重要,你说话越多,给的镜头也就越多。

主持人说错话,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绝好的卖弄机会。

“哦?让我们汪老师说一说古画怎么界定。”主持人依旧保持着微笑,但心里,其实对这个伪专家是挺不爽的。

策划人庄守泉,他也在现场,整个场面需要他指挥。

当他看到,汪建州在哪里卖弄,简直就是他一个人的舞台一样,微微皱眉。请这家伙来,不是为了他涨脸,而是让他丢脸,增加话题性的呀!

“从美术史的角度讲,1840年以前的国画我们都统称为古画。也就是说,民国以前的画,才能算是古画。”汪建州说道。

而这王根生的画,就算是他爷爷传下来的,也才多少年?还没六十年吧?

“鉴定古画要先断代,再看其个人风格,鉴定起来相对难一些。对于古画鉴定家来说,所要求的关于历史、文学、美学、古建筑、服饰、谥号、官制等综合性的素养较高,不是那么容易登堂入室的。”

啪!的一下,汪建州打开手上的折扇,显得很有风度,很有知识内涵一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