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七十六章 麻烦上门

我的书架

第四百七十六章 麻烦上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奕他们是没有发现,在他们不远,两个人正在鬼鬼祟祟接近,一看那行头,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人。只见他们手里还捧着一尊瓷器,是一个瓷瓶,瓶形为小口、直颈、丰肩、假圈足、砂底微凹。

“一起上吗?”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问道。

另一个人有点胖,肥头大耳,偏偏还留着一头长发,看上去好像很有艺术感。他瞪了一眼:“不然,你让我一个人上?钱都给我好了。”

就在今天,有人找到他们俩,想要他们找一个人的麻烦。

他们俩,也算是碰瓷界的老鸟。但还是头一回听说,碰瓷是拿真货去碰的。对方给了他们一百万,让他们弄一件五十万以上的真品过去碰。

成功之后,不要和解,就跟对方打官司。剩下的五十万是他们的报酬,打官司的钱,对方也会安排。

得!这么好的事情,哪里找?

于是,两人非常高兴将这个任务接下来。拿到钱之后,就立即到古玩店找了一件真品。也只有到古玩店,才能拿到真品了。

作为两名专业的碰瓷专家,深深知道,古玩这一行,水非常深,就算是专家都会打眼。想要在路边买真品,那是不可能的。

“可惜了,这么一件真品,五十万呀!这一碰,就没有了。”瘦子非常肉疼。

五十万,足够他们俩潇洒很长一段时间了。对方看来是仇恨不小呀!搞这么大,还不准和解,是要死磕的节奏。

“管他们呢?我们把钱拿到手就行。一会,别搞砸了。人家能拿出一百万去害人,肯定也不简单,我们得罪不起。”胖子将刘海的头发往边上一撩,自我感觉非常帅气。

“找女的下手,应该会容易一点。”瘦子开口道。

“行,就找那最漂亮的,一会,我走在前面,你配合我。”

“好,没问题!”

……

这时候,忽然一个中年人出现在杨奕他们前面,拦住去路。

“四位,我有一幅古画,要不要看看?”

杨奕等人微微皱眉,看着那人,手里拿着一卷东西,用报纸包着,应该就是他所谓的古画吧?

这种送上门的,一定要小心,很可能就是坑人的。

“看看倒是无妨!对了,你怎么不摆出来?这不是更多人看吗?”杰仔开口问道。

那中年人听后,微微尴尬,不大好意思地说道:“一会你们就知道了。走,我们到边上去。”

杨奕跟杰仔相互看了一眼,暗道:看来,应该是手脚不干净的东西吧!

大家到边上去,中年人有点做贼心虚一样,左右看了几眼,见没有太多人注意,这才将报纸包着的打开。果然是一幅画,看上去也确实有点历史。

中年人慢慢打开,杨奕等人则是用手电筒照射。

打开一看,杨奕等人瞬间明白,为什么这中年人不摆出来了。

只见那幅画是一幅古代的春宫图,画面有点不堪,难怪中年人不好意思,就好像拿着黄色碟片到街上销售一样,不能光明正大摆出来。

“你们放心,这幅画是真有点年头的。我家收藏了很多年的,这一点,我敢发誓。”中年人连忙说道。

桑姐无语,暗道:现在这个社会,发誓有什么用?

那古字画,她看了一眼,就跟罗晓玉一样,将头别到一边去,两人随意聊天,聊一些女人比较感兴趣的话题,比如购物等等。

“春宫图呀!”杰仔也哭笑不得。

这种东西,就算买回去,也只能自己收藏起来,是不怎么好意思摆出来的。中国人还是比较含蓄,不像外国佬,最喜欢就是画裸.体,还一大堆人凑在一起所谓的欣赏。

中国的春宫图历史非常久远,可以追溯到汉朝。

由于年代久远,汉、唐的春宫画已不存,宋代《春宵秘戏图》、元代画家赵子昂画的三十六幅、十二幅春宫画也不存世。现存世的大多为明、清时的作品。

明代画家仇英曾画有一套称为《十荣》的春宫图,已不存。画家唐伯虎的春宫画很有名,传世的临摹本有《退食闲宴》、《竞春图卷》、《花阵六奇》。

很多人可能很难想象吧!

仇英、唐伯虎那么出名的古代画家,竟然也画这种下三流的东西,简直就是斯文败类呀!其实,自古到今,文人都是很风流的,一时兴起,就画点春宫图出来,到也不足为奇。

中国古代春宫画多以工笔、彩绘为主,还有的画于瓷器上。少数春宫画不用彩绘,而用水墨,颇为雅致,别有风味。到了近代,受西洋画的影响,人体有了明暗面,增强了立体感,同时人物体型比例也更准确。

另外,古代春宫画还以牙雕和木版画的形式表现。象牙浮雕的春宫图十分精致,立体感很强,多为官宦人家、巨商富贾所把玩。

杨奕知道,在古代,中国的春宫画对印度和日本影响很大。古印度盛行性雕刻,其中11世纪前后修建的卡杰拉霍神庙群,几十座神庙的外墙和内壁布满了形态各异的性.爱雕塑。相比而言,日本的“浮世绘”受明代春宫画影响更大。

“浮世绘”是日本描写民间日常生活的一种艺术形式,其中有不少性的内容。与明代春宫画相比,日本“浮世绘”的内容夸大而富于幻想,对男女的性.器官描绘十分突出,有些画卷还采取连环画的形式,这些在中国是十分罕见的。

也就难怪,在后世,日本av行业那么发达,放在中国就是不知羞耻的行为。但是,在他们国家,却是十分正常的举动。

“小奕,你怎么看?”杰仔也不好意思点评。

杨奕随便看了两眼,然后转头对那中年人问道:“你准备卖多少钱?”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他现在比较缺钱,因为孩子比较多,照顾着两个家庭,开销也大。他自己本人文化也不高,平时就是打打杂工,不可能让五个孩子都能接受很好的教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