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八十章 一目了然

我的书架

第四百八十章 一目了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刚要捡起一块观察,那两个人就马上喝止住:“不要动,这都是证据。”

杨奕抬头看了眼:“放心,我只是看一看而已,不会做什么手脚,反正你们也看着,还怕我能调包不成?”

长发胖子心一想,暗道:也对!还怕他调包了不成?反正这件瓷器,是真货,难道自己会怕?

相反,不让人看,反倒是自己心虚了。他得到消息,这个年轻人还挺厉害的。毕竟要阴一个人,起码要将人家的背景查清楚,不然真会阴沟里翻船的。

当他们查清楚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对方竟然是江州拍卖行的金牌鉴定师,而且在国内年轻一辈当中,是绝对的佼佼者,本事很强。

不过,任由你本事再怎么强,难道还能将真的东西说成假的?

要知道,这个瓶子,可是花了五十万的。这个价格,还是他们俩砍了好久的价钱,才降到这个数。

“你随便吧!我们在场,你确实也玩不出什么花招来。”

此时,周围的人都注意到了这边。一个瓶子摔碎,这种情况也经常发生,碰瓷的嘛!见多了,专门坑骗一些外来人,对本地人,那些骗子是不敢下手的。

在中国,无论那个地方,本地人都是挺团结的,看不惯外地人欺负同乡!

但是,对外来人,又通常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看热闹就成,没必要出头,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毕竟那些碰瓷的,不是什么好人,以后找自己算账,也是挺头疼的。

“那两个家伙,前一个月就在这里坑了一个外来的商人吧?”有人议论道。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看吧!他们俩,迟早都会有报应的,只是现在还没踢到铁板上而已。”

“他们俩,也不是我们这里的人,跑到我们这里来,损害我们这里鬼市的声誉。我看,干脆报警捉了他们。总是让他们这样下去,以后谁还敢来我们这里?”

“有道理!”

“还是省省吧!你忘了?前两年的事情,就是因为揭发了一个碰瓷的团伙,那灭门案,现在我都觉得恐怖!”

……

此时,还得从三年前说起。那时候,这里来了一个团伙,足足十多个人,天天就在他们这鬼市晃荡,专找那些外来的有钱人下手。那些人也注意分寸,没有碰得很厉害,每次都是勒索别人几万元,数目不算太大。

能来这里逛的人,也不是太穷,几万元还是能拿出手的。碰到那样的事情,也只能自认倒霉,破财消灾咯!

但是,他们这里一个摆摊的,就是看不惯这种行为,一口气将这些人揭发。

谁知道,揭发一时爽,全家火葬场了!

一个月后,他家失火,全家人晚上的时候,就被活活烧死!那是一个震惊全省的惨案!当时,公安部门,全国通缉那些人,也不知道现在捉齐了没。

大家听到这话,立即闭上嘴,就算不顾及自己,也得估计家里人呀!人家这些碰瓷的,都是光脚不怕你们穿鞋的。

揭发是吗?我坐牢,你也得倒霉!

“算了,还是少管闲事吧!”

“不要冲动,这些都不是什么好人。”

……

虽然已经破碎了,但杨奕还是能看出,那应该是一尊天球瓶!

“这天球瓶,我们祖上传了好多代的,之前,就有人上百万想要求购,我们都没有答应。没想到,这次拿出来给朋友欣赏,就被你们撞碎了。”瘦子暗怒道。

天球瓶是受西亚文化影响极深的一种瓷器造型,创烧于明代永乐、宣德年间的景德镇窑,多见青花。以海水龙纹为贵。永乐朝开始成为观赏式瓶,宣德年间较为流行。

这种瓶子的瓶形为小口、直颈、丰肩、假圈足、砂底微凹。因圆球腹硕大,像是从天降下来似的,故名。

杨奕知道,清雍正、乾隆两朝时值盛世,仿古风盛行。仿造的天球瓶更属宫廷大型陈设用瓷。除了传统的青花品种外,五彩、粉彩等彩绘天球瓶也开始出现,而最为珍贵的斗彩却很少应用于天球瓶上,其最主要原因在于,斗彩向无大器。

在这之前,杨奕就见过一尊天球瓶,而且还是比较珍贵的斗彩。但那天球瓶并不是很大,因此价值也不算让人震惊。

那天球瓶,造型稳重端庄,是乾隆时期官窑瓷器中比较常见的器形。图案画法借鉴了清代顺治时期经常使用的“龙身在云中三现”的表现形式,龙身只露出三段,其它部分被浮云遮掩,故称“一身三现”,确有“云从龙”之感。

而眼前的,从外观上看,就是粉彩的瓷器。因为碎得不是很彻底,乍一看,还能看到这瓷器是一件精品。

“这是粉彩,粉彩瓷器,你估计也不懂,反正就是很珍贵的啦!”长发胖子瞪眼睛说道,好像怒气还没有平复下来。

杨奕笑了笑:“粉彩瓷器,我自然认得。”

在众多的清宫廷粉彩瓷中,慈禧粉彩简单率直,浓笔艳抹,富贵豪华而别具一格。

它是在康熙五彩基础上,受珐琅彩制作工艺的影响而创造的一种釉上彩新品种,始见于康熙晚期,后历朝流行不衰。

这种瓷器,到了袁世凯当皇帝的时候,采用瓷石作胎,模具成型,材质单一,稀薄透光,已完全失去了古陶瓷胎体的内部活力,完全依赖颜料和技法,犹如在尸体上化妆,没有了整体的生命的活性。

清朝雍正当皇帝的时候,是发展最巅峰的黄金时期。

买下这尊瓷器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从店主那里,将瓷器所有的信息都了解清楚。因此,介绍起来,自然是底气十足,头头是道,给人的感觉就是,这瓷器是我祖传的,没有错吧?不然,我怎么可能那么清楚?

“哦?既然你也懂,那就最好不过了,省得说我们兄弟俩讹诈人!”说完,那长发的胖子还偷偷朝群众那边瞪了一眼,暗暗警告:你们最好别多管闲事!

杨奕没有听他说话,当他认真看,发现瓷器有点猫腻呀!就忍不住启动竖眼,一扫,你妹!这是碰瓷的!再看他们的坏心思,所有都一目了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