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八十四章 上门拜访

我的书架

第四百八十四章 上门拜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罗晓玉的脚也就是崴了一下,没什么大事,经过医生的矫正,已经没什么大碍,完全可以自由走动,但医生还是建议,最近这十天八天,最好就是少走动,不要做激烈运动。

“我安排的律师刚到,你就走了。”杰仔哭笑不得。

杨奕两手一摊:“没办法,人家说没我什么事,我不走,难道还留在那儿等吃饭呀?反正没事,帮我感谢那大律师,改天请他吃饭。”

“早知道,那两个是碰瓷的,我也不走了。”杰仔郁闷极了。

似乎,人生中第一次遇到碰瓷的,感觉很好玩一样。其实,一开始他也有这种想法,第一印象,就是那两个人是故意的。

但是,人家底气十足,牛皮哄哄的,连警察都叫过来助阵。谁知道,自己挖坑给自己跳,还是头一回看到这样的人。

“他们也是被骗了。不过,那两个家伙不是好人,有点针对我们的意思。晚一点,应该就知道了。”杨奕说道。

他把医院的手续办好,就跟大家离开医院。里面全都是药水味,杨奕有点受不了。其实,他有个秘密,罗晓玉都不知道。那就是怕医生,怕打针、怕吃药!

“真是搞笑,弄一件假货来坑我们。”杰仔想想就觉得好笑。

“那是高仿品,没有点眼力,还真是看不出来,说不定就要被他们坑中了。即便是一般的文物专家,可能都看不出来。”杨奕说道。

“那就是说,你比一般的文物专家要厉害咯!”桑姐调侃道。

杨奕不可置否地笑了笑:“不是我狂妄,一般的专家,还真没有我厉害。”

如果这话都不敢说,也就对不住自己竖眼这个神级作弊器了。换成那那些狂妄的人,早就放出豪言,老子天下第一了吧?

……

杨奕不知道,他刚离开派出所,就有好几个媒体的记者赶到,可惜当事人已经人去楼空。他们自然也就被派出所所长赶了出去,表示没有这么一回事。

开什么玩笑?被曝光,对他们派出所声誉也有损呀!他们面子上也不好看。

那么的话,才懒得理那些八卦的媒体记者。随便让人应付几句,表示那两个人只是碰瓷的。至于那些记者要出示什么证明,所长都懒得说话了。

他们政府办事,需要跟你们这些媒体打招呼吗?也是现在的媒体猖狂了。以前,媒体都是为政府工作的,什么事情不能曝光出去,需要严格审核。

……

因为节目暂时还没录制,冠名权、冠名费等事项,还需要进一步商量谈判。毕竟,涉及到上千万的资金,大家都是不会轻易让步的。

嘉世珠宝,虽然财大气粗,但有钱也不是随便扔的。这个节目,如果不是苗总在极力促成,说不定嘉世珠宝还没有兴趣。

另一方面,嘉世珠宝的高层,尤其是苗霏的父亲,对杨奕非常看重。

既然,这个节目是自己公司重要人员参与的,怎么说,也要支持。而且,对杨奕的目光,苗荣辉还是很好看的。既然杨奕都说,这个节目很有看头,那么,也不妨投一点钱进去做广告。

他们嘉世珠宝,每年的广告费还少吗?动不动就是上亿的,国内的还好办,在国外钱少了还不好办事,做一个广告要花不少钱,而且国外的广告对提升市场销量,开发海外市场,效果并不理想。

如今,各大珠宝商,都是打着国内市场的主意。中国人,对奢侈品的消费,是越来越热衷了。

毕竟,经过这些年的发展,老百姓的日子好了,手里的钱多起来,也就比较注重提升生活品位。

杰仔可能是公司有事,第二天带着他老婆先离开,表示到节目录制的那天会准时到达。

杨奕跟罗晓玉也就有点无所事事了。在省城玩了一天,一些景区走了走,去了一个下午游乐场,但基本上都是罗晓玉一个人玩,杨奕没有那个胆子,他恐高,死活不肯坐什么过山车。

晚上,就是逛一逛商城,罗晓玉买了不少东西,大部分都是给杨奕看的。反正,将杨奕折腾得不轻。

那两个碰瓷的,杨奕也得到了消息,已经送进了监狱。那两个人也承认,早就盯上杨奕他们。有一点,他们没有料到的,那就是没想到他们也打了眼,弄了一件假货碰瓷。

这话说出来有点怪,谁不是用假货碰瓷的?反而,他们要弄真的碰瓷,那还是警察们第一次见。

得!

最后,归结为那两个人想要敲诈一笔大的,所以一开始就想用真的古董,尽量做得天衣无缝。而且,高投入,高回报嘛!

但是,他们还是有所保留,没有说出真相。不然,他们真不敢保证,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出去。

杨奕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黎践搞的鬼。在节目上,无端端没了五百万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丢了面子。一时脑热,就想出了这样的昏招。

然而,在古玩方面跟杨奕找茬,实在不是理智的行为。他在这方面,已经吃了不少杨奕的亏。但竟然还没有吸取经验。

也正是那两个笨蛋没有将他爆出来,这才放过那两个家伙,扔出去的一百万,就当是买那两个人坐牢吧!

因为涉及到的金额比较巨大,相当于勒索五十万人民币以上,所以那两个人坐牢也肯定不是一两年。所长跟杨奕打过电话,表示最低都是五年以上。

好吧!听到这消息,杨奕也就没有再深究下去,也忽略了这背后有人操作。

“明天跟我去拜访一个人吧?”杨奕回到酒店,对罗晓玉说道。

“谁?”

“一个派出所的所长,这次人家给面子,帮了些忙,怎么也得客套一下。”杨奕说道。

主要是人家那么岁数,都邀请了好几次,老是推脱,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那所长的态度,杨奕是知道,心里对这样的行为举动,也有点抗拒,或者说瞧不起,但人情世故的东西,有时候是挺烦的。

“嗯!好,要准备什么吗?”

“到时候随便带点水果去就好,贵重的物品,人家当官的也挺忌讳。”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