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九十六章 镇纸

我的书架

第四百九十六章 镇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现在可以说了吧?”文修语不屑地看向杨奕。

杨奕也没觉得自己这种做法有什么不妥,别人要踩你,你还笑脸相迎?他向来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你扇我一巴掌,我得两巴掌扇回去。

“那我就随便说说吧!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望你这位老前辈多多指正。”

“这你放心!”

杨奕拿起其中一件铜器:“首先,大家都能看出,它是一件铜器。在中国,古代铜器也分很多种,从最早期的青铜,到后面的黄铜,都是铜跟其他金属元素比例不一样而已。”

“捡重点吧!”文修语在一旁不耐烦地说道。

杨奕看了一眼他:“我这就是重点,首先让大家知道,这是一件青铜器。然后,从外形上看,它是一尊貔貅,大家知道貔貅吧?”

这是中国古书记载和汉族民间神话传说的一种凶猛的瑞兽。貔貅有嘴无肛,能吞万物而不泄,只进不出、神通特异,故有招财进宝、吸纳四方之财的寓意,同时也有赶走邪气、带来好运的作用,为古代五大瑞兽之一。

“谁不知道?你就是这样鉴宝的?净说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有意思吗?一会,是不是要介绍,貔貅这种神兽?”文修语失望地摇头。

关于貔貅能吞万物而不泄,是有典故的:

传说,貔貅是龙王的九太子,它的主食竟然是金银珠宝,自然浑身宝气,跟其它也是吉祥兽的三脚蟾蜍等比起来称头多了,因此深得玉皇大帝与龙王的宠爱,不过,吃多了总会拉肚子,所以有一天可能因为忍不住而随地便溺,惹玉皇大帝生气了,一巴掌打下去,结果打到屁股,屁.眼就被封了起来,从此,金银珠宝只能进不能出。

“如果连铜器外形都没提到,算什么鉴宝?难道文老前辈以前就是那样鉴宝的?”杨奕反问道。

“哼!”

文修语哼了一声,然后就不说话了。

在别人眼中,这种行为,就是没事找事嘛!确实,鉴宝连最基本的都没有提到,怎么说是鉴宝?

“另外,提到貔貅,还有一点想说的。不知道文老前辈能不能辨认出,那个是公的,哪个是母的?”杨奕问道。

貔貅也有公母之分,因此收藏貔貅大多都一次收藏一对,才能够真正的招财进宝。但如果要戴在身上,还是一只就好,以免打架。

大家听了,都有点好奇,这还分公母?

貔貅在古代有两种,分别是单角貔貅和双角貔貅,有人说单、双角区别公母,还有人说是区别善恶,总之是有单角貔貅的,而今多数都是单角貔貅,已经很难看到双角貔貅了。

“这有什么好问的,单角的就是公的,双角的就是母的。”文修语鄙视道。

杨奕却笑了:“你这么说,这两只都是母的咯?”

因为他带过来的两个,都是双角的。文修语脸色一变,刚才那话,是不经思虑说出来的。他没有想到,杨奕那么阴险,给他挖了一个坑。

现在,还怎么圆刚才的话?

“两个母的有问题吗?”他干脆一错错到底,也没有谁规定,一对的貔貅只能是一公一母的呀!

杨奕笑了笑:“没什么问题,就是感觉不对称。在中国,中庸才是正道,有阴就有阳。呵呵!两个母的,少见。”

“少见不代表没有,你孤陋寡闻而已。”

杨奕没有反驳:“其实,双角的貔貅现在比较少见,大家见得最多还是单角的。怪兽由于是神话中的动物,所以没有真正的形象可作依据,只能凭画师及艺术工作者凭空想象,因此怪兽形象各异,千奇百态。经过朝代的转变,貔貅的形态比较统一,如有短翼、双角、卷尾、鬃须常与前胸或背脊连在一起,突眼、长獠牙。”

“因此,从造型上看,这是比较老的造型。”

“这不说明什么吧?鉴宝最基本的,就是辨真伪、断年代、还有估价!你说了那么多,一点都没有靠边,就轻避重,这可不是好习惯!”文修语教育道。

杨奕摇头:“一件古玩,涉及到了方方面面,一个小细节,就可能极大影响其价值。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两尊貔貅铜像,它不仅仅是貔貅,还是古代很重要的一件文房之宝,那就是镇纸。”

大家一听,一阵哗然。镇纸整成这样的吗?不都是一根长方形的东西吗?

所谓镇纸,即指写字作画时用以压纸的东西,现今常见的多为长方条形,因故也称作镇尺、压尺。

中国人使用镇纸的年代可以上溯秦汉,不逊于砚台和印章。历经漫长的历史,镇纸雕琢工艺分出了刻画、刻书、浮雕、圆雕、光板等几十个门类,因各地风俗、各朝代流行不同而异彩纷呈,风格迥异,以其工艺价值与人文价值,完全有资格进入高档古玩的收藏范畴。

“最初的镇纸是不固定形状的。镇纸的起源是由于古代文人时常会把小型的青铜器、玉器放在案头上把玩欣赏,因为它们都有一定的分量,所以人们在玩赏的同时,也会兴手用来压纸或者是压书,久而久之,发展成为一种文房用具——镇纸。”杨奕告诉大家。

明代镇纸,其形多为尺状,上有兽钮,与文献记载相符,如铜虎钮镇纸,长方尺形底座,上有蹲虎一头,虎头雕工细腻写实,虎尾写意粗犷。

清代铜镇纸在沿袭明代风格的同时有所创新,特别是随瓷镇纸着工艺技术的进步,装饰味道十分浓郁的镇纸开始出现,可谓集观赏性与实用性于一器。

在造型上由于文人印字、刻砚之风日盛及对联的广泛应用,镇纸也以长条形为主,更是以成对的形式为主,上面刻诗词格言,或画竹梅菊兰之类,既实用,又有艺术欣赏性,特别是摆设很讲究的书房里,镇纸在体现主人爱好、情趣等方面,当有画龙点睛之妙。

而眼前的这对铜貔貅,真的很难让人想到,竟然会是镇纸。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这两件物品,从造型上跟它的作用来看,是有点历史的。”

文修语微微一惊,因为那两件铜貔貅是镇纸,是他最大的依仗,他觉得绝大部分人都是看不出来的。

“有点历史,那是什么朝代的,能具体吗?”文修语追问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