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四百九十七章 赝品

我的书架

第四百九十七章 赝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大家都伸长脖子,杨奕却摇头:“不好意思!它是现代工艺品!仿古工艺比较高超而已。”

这么大的一个转折,现场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就是当事人文修语也愣了愣,没想到这个结果吧?

“哈哈!你是说,这两件铜貔貅镇纸是赝品?”文修语没想到,杨奕会说这种话,把真伪给鉴定错,可真是天助我也!

这两件铜貔貅,他花了十万元,而且还请了自己一个至交帮忙鉴定,铁定是不会错的。它是宋朝的一件古物,算是稀罕之物。

杨奕面不改色,点头道:“没有错,它是一件现代工艺的物品。尽管造型等方面,都透露着古意,却遮掩不住它是一件现代的艺术品。”

而且,应该还是一件高科技弄出来的产品,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国外弄出来的。

“我还以为年轻一辈排名前五的俊杰有多厉害呢!原来也不过如此!这两件铜貔貅,实话告诉你,江南鼎鼎大名鉴宝大师的王山也看过的,断定这是宋朝的一件古物。”他干脆将自己的另外一位至交好友搬出来,增加自己话的可信度。

“那就只能说明,王山老前辈也看走了眼。我既然敢说它是现代工艺品,那就肯定有比较明确的证据。至于你刚才说的,国内年轻俊杰前五,我不发表任何意见。”杨奕心里替王山大师默哀三秒钟。

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呀!

那两件铜貔貅,是真是假,难道还能逃得过他竖眼的鉴定?一点宝光都没有,肯定不会是宝物。既然不是宝物,那就肯定是假的。

“哈哈!这是我今年听到最可笑的笑话。你知道王山是谁吗?”文修语胜券在握。

“王山大师,我怎么可能没听过?千里马也有失蹄的时候,王山大师就不会打眼?这话就是国内的四大泰山老前辈也不敢说吧?再说,谁知道是不是打着王山大师的名头给自己撑腰?”杨奕彻底放开胆子说话。

“要不要我当场给我的老好友王山电话?”文修语冷笑道。

“最好别,不然你会没有朋友。”

杨奕这话,又让现场的观众哄然大笑,都听出杨奕的意思。要是真鉴定是假货,王山大师也丢了脸,还能跟文修语做朋友吗?

“笑话!”

“笑不笑话,一会你就知道。现在,我来说一说,为什么这两件铜貔貅是现代工艺品吧!”杨奕不想继续跟这老家伙纠缠下去,赶紧盖棺定论,将这搅屎棍轰走。

“洗耳恭听!”

“你确实应该好好听听。”杨奕瞥了一眼。

他继续说道:“青铜在中国非常出名,它的历史追溯到夏商周,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算是发展的巅峰时刻。因此,遗留下来的文物,也就繁多。那么,鉴定起来也就变得很复杂,非常容易造假,不小心就是要中招。”

铜器物是铜锡合金,有较强的硬度,不像瓦当砖瓦、甲骨陶瓷及书画碑帖等易于破碎,而是便于长期收藏。再则青铜器皿形态各异古朴典雅,线条畅达,这也是其他古玩所无法企及的。

首先,中国青铜器数量大,种类繁多。究竟中国有多少件青铜器物,这是谁也无法统计的数字。有人统计过,仅以有铭文的青铜器物而论,从汉代到今天,出土就达一万件以上。若加上无铭文的铜器,其数量之多就可想而知了。

众多的青铜器皿,造型生动、多彩多姿,令人目不暇接。数量大、品种繁的中国青铜器无疑增加了鉴定的难度,这是中国青铜器的特点之一。

“刚刚,你说到,这是一件宋朝的青铜器。那么,我就先说一说,宋朝青铜器吧!说到宋朝的青铜器,也是比较有名的。因为这是一个仿古的朝代,宋微宗对青铜的喜爱,引发了收藏青铜器的热潮。不管喜不喜欢,只要是上级领导的爱好,下面总会有陪玩的下属。”杨奕开口道。

现场观众听了这接地气的话,大家又忍不住轻笑,就喜欢杨奕这么做节目。

汉代,青铜器的仿制也偶有记载,如:西汉方士新垣平伪造古鼎,埋在汾阴,企图欺骗汉文帝获取富贵的事。但受当时社会条件的限制,其数量还是很小的。商周青铜器的大批量仿造,则起始于宋代。

“由于朝廷‘诏求天下古器’,因此全国各地盗掘古墓成风,商周青铜器的出土日益增多。新发现的古青铜器并未悉数进入宫廷,大量流入民间收藏,从而导致青铜器交易的合法化,出现了古物市场。”

“那时候,可以说青铜器的收藏非常流行。尤其是宋微宗,更是青铜器的铁杆粉丝!他收集的古青铜器达2.5万多件,特建宣和殿收藏,这是一所世界上最早、藏品又最丰富的青铜器博物馆。”杨奕说道。

“你是想说,这两件青铜器是宋朝仿制的吧?但它还是宋朝的物件,同样是古董,有什么问题吗?”文修语冷笑道。

这一点,他早就知道,自己好友王山也是这么说的。此物是宋朝仿制出来的,迎合了商周时期的特征。

“算是吧!”杨奕点点头,但随即又摇头。

其他人都不解,你这么说,不是自相矛盾吗?一开始就说是现代工艺品,现在又说是宋朝仿制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怎么?要改口了吗?”文修语立即质问道。

杨奕没有看他,对大家说道:“宋代宫廷仿造的青铜器非常注重形似,在细部处理上则难免流露草率,另外,官仿的青铜器还有一个最为突出的特点,就是器物上铸有铭文,有迹可循、有史可查。但是,我们看到的这两尊铜貔貅,就没有铭文。”

“你就不准它是民仿的?再说,这是文房之宝,也没有必要弄铭文出来吧?”文修语不可否认,宋朝官方青铜器,几乎都是有铭文的,算是一个常识。

“官仿还是民仿,我们先不用讨论。认真观察的人,我敢断定,这个底座是宋朝遗留下来的。然而,上面的雕像则是后面续上去的。”杨奕将这两尊铜貔貅最重要的信息说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