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方雅文

我的书架

第五百一十一章 方雅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杰仔忽然也很想认识那小姑娘的家人,摸金一族,在古玩跟盗墓行业,都是很神秘的存在,有幸认识,三生有幸呀!

自古职业盗墓者,按行事手段不同,分为四个派系,发丘、摸金、搬山、卸岭,“卸岭力士”与“摸金校尉”有很大的不同,从称谓上便可以看出来,“卸岭”采取的是喇叭式盗墓,是一种主要利用外力破坏的手段,而“摸金”则更注重技术环节。

每个派系都有各派的专属辟邪之物,而摸金派则是摸金符,发丘的则是发丘印,搬山的巧用各种生活物品作为工具,进行倒斗;而卸岭派则是一大帮人去挖墓,个个身怀绝技,还有神奇的阴气测量器等。

“摸金”是倒斗中最注重技术性的一个流派,而且渊源最久,很多行内通用的唇典套口,多半都是从摸金校尉的口中流传开来的。

举个例子,现今盗墓者,都说自己是“倒斗”的手艺人,但是为什么管盗墓叫做“倒斗”?恐怕很多人都说不上来。

这个词最早就是来源于摸金校尉对盗墓的一种生动描绘,中国大墓,除了修在山腹中的,多半上面都有封土堆。

以秦陵为例,封土堆的形状就恰似一个量米用的斗,反过来扣在地上,明器地宫都在斗中,取出明器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斗翻过开拿开,所以叫倒斗。

摸金校尉在每次进入墓室后都要在东南角点一只蜡烛,然后才会打开棺椁开始摸金,在摸金时如果蜡烛熄灭就叫做“鬼吹灯”。

这时,摸金校尉要把所拿的东西原封不动得放回去,然后原路离开。

如果摸完金蜡烛没有灭,摸到的东西就可以拿走。摸金校尉每人都会带一个摸金符。

“摸金校尉,传下来的人也很少了吧?”杨奕说道。

金不鸣作为发丘传人,其本事相对一些所谓的考古专家已经是只能仰望的存在,本领令人惊叹,更别说这摸金校尉,古代最专业的盗墓人士。

也正是这样,刚才杨奕绝口不提收购摸金符的事情。

上一次,罗布泊的太阳古墓,要是有摸金校尉随行,可能就没有那么多的危险了。如果不是金不鸣那发丘传人,其他人能不能出来都会是一个问题。

“走,我带你先去认识几个娱乐圈的人。虽然你不是这个圈子的人,但多一个朋友也是好事。”杰仔开口道。

以杨奕的身份,也没有必要认识娱乐圈的人,不过,出门在外,多一个朋友还是好事的。

“行,多谢啦!”

首先探访的是演艺圈的一位老前辈,以前也给杰仔不少的帮助。更重要的是,这个老前辈也是同道中人,平时也喜欢收藏,家在京城,据说是潘家园的老常客。

“胡立本前辈!一位老戏骨,对中国演艺事业贡献很大。”杰仔介绍。

“您好!您好!”杨奕连忙伸出手去。

胡立本现在也很少在荧幕上亮相,这次被邀请参加晚会,是一个老朋友的人情,才勉为其难应邀。

他笑着跟杨奕握手:“别听他胡乱抹金,贡献两个字不敢随便说,只是混口饭吃。”

“胡老师,这就是我先前跟你说过的杨奕,别看他年轻,在古玩鉴宝这一行,本事很大,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杰仔说道。

“那我们以后真要多多来往,多跟你取取经,我们这些都是半路子和尚,古玩行博大精深,很多东西我们现在都是模糊的。”提到古董、鉴宝,大家好像有了极好的话题,聊得很火热,关系无形中拉近了不少。

“前些天,我们去鬼市,捡到了些宝物,有机会,我们再约。”杰仔还是念念不忘。

相对于自己的本职工作当演员,鉴宝、捡漏更加让他着迷,尤其是捡漏的那时刻,那种满足感、成就感,难以言状!那就是古玩行的魅力所在。

“取经不敢说,大家就多多交流,相互学习,相互进步!”杨奕笑道。

因为是同道中人,一直聊了十多分钟,到胡立本要录制节目,杨奕他们才离开。大家说好,约个时间到省城的古玩街逛一逛。

“接下来,是我的一个后辈,挺有潜力,也很努力地一个女孩,擅长书法。我记得老弟你喜欢书法,相信你们一定能聊得来。”杰仔说道。

那女孩,现在还没红起来,但算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洁身自好!热爱书法的人,相信性格等也不会差到哪里。

见面之后,杨奕才发现,那女孩比他小很多,感觉就是大学还没毕业,娃娃脸,身材却极好,幼稚的面孔,却带着一股书香之气,犹如一朵荷花。

“方雅文,这是我的一位至交好友杨奕,你们都是热爱书法的,可以多多交流。”杰仔介绍道。

方雅文身边的助理比方雅文本身还要兴奋激动,杰仔是国际大明星,以前就听方雅文说过他们认识,但她并没有见过面,没有真实了解。现在,验证了这层关系,对方雅文以后的发展,是有极大好处的。

另外,杨奕就是刚才在电视台发威的男子,后台肯定极硬,连韩国当红明星都被逼得下跪求饶。这样的人,结交好,对方雅文发展同样有好处,人家一句话,你可能就多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杨奕,我认识你!你的瘦金体很厉害。”方雅文首先开口。

杨奕一愣,自己在书法界,什么时候那么出名了?

他有些尴尬,因为对方认识自己,自己不认识对方。

“我在大学生书法大赛见过你,你没有发现我而已。”

“你也去了?”

“不是,我给我表妹加油助威,没有参加。”如果参加的话,她有自信也能拿到名次。表妹书法修为还是有点浅薄,没有拿到好成绩,丫头还丧气了好几天呢!

“原来如此,你擅长什么字体?”杨奕问道。

有了共同话题,果然比较快熟,没两分钟,两人已经聊得火热,直接将杰仔给晾在了一边。让杰仔苦笑不已,搞得他好像多余了一样,相当不自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