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假玉

我的书架

第五百一十二章 假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聊了一会,杨奕才知道,原来方雅文玩的是颜体,而且已经有点精髓。

“我自小接触最多的,就是颜体,也比较喜欢这种字体。”方雅文说道。

颜体由唐代书法家颜真卿所创,和柳公权合称“颜柳”,有“颜筋柳骨”的说法。“颜体”是针对颜真卿的楷书而言的,其楷书结体方正茂密,笔画横轻竖重,笔力雄强圆厚,气势庄严雄浑。

杨奕没有想到,方雅文会喜欢这样有气势的字体,按道理说,应该练习秀气一样的字体,比较适合女孩子。

“很意外?”

杨奕点头:“有点,颜体气势磅礴,就是男人也很难学到精髓,将字体的气势释放出来。”

“你一个男人,那么精通瘦金体,我也意外。”

听到这话,杨奕无语了。瘦金体,本来就是男人创造出来的,男人就不准擅长瘦金体?再说了,瘦金体虽然稍微秀气,但很有骨气。

“你不觉得颜体很好学吗?”方雅文笑道。

此话,杨奕不知道怎么回答,颜体好学?不见得吧?尤其是想要将字体里面的气势展现出来,更加艰难。

颜真卿开拓了书艺的崭新的话恢宏境界:从特点上论,颜体形顾之簇新、法度之严峻、气势之磅礴前无古人。从美学上论,颜体端庄美、阳刚美、人工美,数美并举,幽为后世立则。从时代论,唐初承晋宋馀绪,未能自立,颜体一出,唐斗坛所铸新体成为盛唐气象鲜明柄志之一。

他的楷书一反初唐书风,行以篆籀之笔,化瘦硬为丰腴雄浑,结体宽博而气势恢宏,骨力遒劲而气概凛然,这种风格也体现了大唐帝国繁盛的风度,并与他高尚的人格契合,是书法美与人格美完美结合的典例。

“刚才,你很威风呀!”方雅文忽然转移话题,因为看到杰哥自己待在一边颇有点尴尬,感觉有点冷落了这个老大哥。

“威风什么?就是看那韩国佬不顺眼。不然,我懒得动手。”杨奕摇头道。

他向来不喜欢出这样的风头,刚刚是实在看不下去,才多管闲事。

“那也是你厉害,换成我,我可能就不敢冒这样的险。那些韩国佬,虽然本事不怎么样,但在国内粉丝很多,而且几乎都是年轻一代的脑残粉,非常麻烦的。”杰哥插上话来。

“那不一样,你们都是艺人,怕那些舆论。我不一样,随便外界怎么说,我不在乎,惹恼我,我先弄死他。”杨奕说道。

方雅文等人忽然听到杨奕这么粗暴的话,不仅没有降低好感,反而觉得他真性情。

“杨哥,你就是专业鉴宝吗?什么宝物都能鉴定?”方雅文问道。

杨奕摆摆手:“哪能?世间的宝物品种万千,人的见识总是有限的。别说我,就是国内最顶尖的鉴定师,也不敢说自己什么都懂,甚至略懂都不敢说。”

说完,杨奕指着方雅文手腕上的玉镯子:“对玉器,我还是有点了解的。比如你手上的这个镯子,就是一件赝品,并不是真玉,改天帮你挑一个。”

“啊!”

方雅文等人吃惊地望着那玉镯子,尤其是方雅文自己,这镯子自己佩戴也有两三年,好几万买的,竟然是假货?那就尴尬了。平时在镜头里面,这个镯子都是能看到的。要是被人当场拆穿,那得多尴尬?

杰仔也吓了一跳,这个镯子他也见了不少次,但都没有留意提醒,也是尴尬呀!

“假的?”

“你让杰哥认真看看。”杨奕都懒得去解释。

杰仔连忙认真检查,发现还真就是假玉,只是做得比较真而已。究其本质,就是一块石头,经过化学药品弄出来的。

“赶紧摘下来,不要佩戴了。这种假玉含有毒素,对身体有害的。”杰仔立即奉劝。

据他所知,一些石头料用强酸以及包含大量放射元素的化学制剂浸泡石料半个月,然后,对洗过底的石料人工加色,进入真空高压注胶机,再次用剧毒的化学物品注胶!?这样弄出来的玉料,看上去水头很足,市场上能卖到七八万,利润很大,所以玉造假非常猖狂。

“石头冒充的假玉,骤视之颇与玉相似,但均不温润,且色泽鲜明过度,多不透明,硬度多低于玉。正因为它们的硬度低,所以真玉无论怎样的磨擦不会起什么变化,而且越盘越温润。而石一磨擦,马上会起变化,有条纹出现。”杨奕说道。

方雅文脸蛋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的,好像一个受了刺激的河豚,但看上去还是那么可爱。

她连忙按照杨奕说的,将玉镯摘下来,然后摩擦一下,还真有痕迹条纹,看来真的就是石头料弄出来的。

方雅文差点没哭出来,这件玉镯,是她赚的第一笔钱,有多艰难,只有她自己知道。就这么被骗了,可怜她还不知道,一直佩戴了两三年。

杨奕笑了笑,安慰道:“别生气,现在假货太多,别说你什么都不懂,就算是我们,有时候也会打眼。”

“我就没见你打过眼,交过学费。”杰仔翻了一下白眼。

他接着说道:“还真是厉害,随便看几眼就能看出那是假货,难怪你有今天的成就。”

“玉器的话,观色就很容易辨认出来。”杨奕解释。

在科学未发达的时代,古人无法鉴别宝石和玉石的矿物成分,因此,每遇宝石,只好以颜色来区别。在今天,我们虽然已经有了矿物学知识,但在进行玉质鉴别时,玉石的色彩仍然是重要的依据之一,因为颜色是最直观而又便于识别的标志,用肉眼可以看得到。

那些眼力不行的,往往就还需要其他的鉴定方法才能确定。

“我知道这不远有一条玉器街,晚一点出去走走?”杰仔立即建议。

“随你们吧!出去的时候,叫我一声就好。”杨奕无所谓地说道。他手头就有不少好玉,但那都是留给自己亲人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