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五百一十三章 朱家秘闻

我的书架

第五百一十三章 朱家秘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后,大家都有事要忙,只能等节目录制完毕,才能相互吃顿饭,或者约个时间出去走走。

杨奕他们离开之后,方雅文身边的助理兴奋道:“阿雅!这下你发达了。还真认识杰哥,现在又认识杨奕这种有后台的人。”

没有后台,在娱乐圈真的太难混。方雅文闯进娱乐圈也有些年头,之所以一直没有红起来,不是不够漂亮,而是不愿意接受潜规则,而且没有背景跟后台,谁愿意将资源倾注在她身上?

“我跟杰哥很单纯的朋友关系,不能用关系去求机会的。”方雅文摇头道。

“总之,那都是好事。以后,别人不在乎你的面子,也会给杰哥和杨先生的面子,机会肯定也会多一些。”

她建议,等节目录制完,先不要走,请杨奕他们吃顿饭。不是说要出去挑玉吗?正好,有机会多拉一拉关系。

“拉关系?说得那么难听。”

“哎哟!我的姑娘,现在社会那么现实,你还不清楚吗?好吧!说好听点,那就是巩固一下友谊行不行?”她的助理连忙急声劝道。

“好吧!但也别指望我怎么样,你知道我嘴笨的。”

杨奕他们正在录制鉴宝的节目,朱婷的父亲朱破山来到电视台,找到自己的闺女。看着抱着他大哭的女人,已经醒悔,朱破山没有责怪,满眼都是疼爱。女儿都是父亲的小棉袄,此话不假!

“好啦!别哭了,没事!我们回家。”

朱婷取出那一万元,给父亲,然后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给自己父亲知道。

“爸!我们家到底什么来历?杨大哥帮了我们那么大忙,要不要见一见他?”朱婷询问道。

她自己是非常想要知道,祖上到底是什么来头,能让杨大哥那么有势力的人都敬重三分。

朱破山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才决定让女儿了解一下自己家族的事情。

“我们家,以前就是一个大家族,也很富有。但是到了我们这两代,就剩下你这么一根独苗,唉!实在是祖上有损阴德,让我们朱家绝子绝孙呀!那是一个诅咒,诅咒!”说着说着,就跑了题,也乱七八糟,让朱婷捋不清。

“爸!你都没说我们祖上是干什么的,还有什么诅咒?不是计划生育,才只有我的吗?”朱婷开口道。

以前,老妈就跟她说,要不是计划生育,她们早就生一个男孩继承香火,生了这么一个赔钱货。

“我们祖上,是倒斗盗墓的,不是什么光彩的行业,所以我没有告诉你。其实,到了爸爸这一代,虽然本领还在身上,但我也从没有干过倒斗的事情。你爷爷严厉吩咐过,后代一定不能再碰古墓。你身上佩戴的,是鼎鼎大名的摸金符,我们祖上就是传说中的摸金校尉!”朱破山娓娓道来。

他是知道情况的,但此事,连自己的妻子都没有告诉。

要不是长辈严格吩咐过,不许再动祖上遗传下来的东西,他至于落魄到这地步?女儿完全可以过上千金小姐的生活。

“盗墓?”朱婷傻了眼。

但随后,感觉非常光荣,摸金校尉本来是很神秘。但现在网络上,各种关于盗墓的新闻,还有故事改编等等,摸金校尉就是最典型的形象。殊不知,自己祖上竟然就是神鬼莫测的摸金校尉。

“你的腿上有一个印记,那就是诅咒,爸爸也有,你爷爷也有。”身上这个诅咒,据说是上几代的先辈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一直遗传下来。

因为这个诅咒,他们家族的人丁越来越稀薄,到现在,就剩下一个女丁。

另外,有诅咒印记的人,都活不过四十五岁。那也是为什么朱婷没有见过自己爷爷的缘故,她还没出生,她爷爷就已经去世了。

前两三代人,无时无刻不在寻找解开诅咒的方法,但已经绝望了。关于诅咒的事,朱破山没有跟女儿说,让她快快乐乐生活到四十五岁,不要让她提前担惊受怕。

“那不是胎记吗?”朱婷又是一愣,爸妈一直跟她说都是胎记。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诅咒那种东西。中了这个诅咒,她以后是不是就不会有孩子?因为到了父亲这一代,就只生下她一个女儿。

“能认出摸金符的人,见一见也无妨。”朱破山说道。

他现在已经四十三岁,按照诅咒的性质,他就只剩下两年的命。

“爸我也要学摸金的本领。我们身上的诅咒,或许还要靠那些知识去解开。”朱婷忽然成熟了许多。

朱破山一听,本来要拒绝的,甚至要教训女儿,毕竟她爷爷已经下了死命令,不能再碰祖上传下来的物品,还有知识。

摸金符有着辟邪的功能,他才拿出来,给女儿戴上,希望对诅咒有点作用。

然而,听完女儿的话,就沉思了。女儿还有二十多年的生命,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总该还是有希望解开这该死的诅咒。有希望,就不要放弃,作为一位父亲,还是希望自己女儿活得好好的。

“行,回去老爸教你,就看你能不能解开自己身上的诅咒了。”朱破山下定决心。

朱婷笑道:“不单是我自己,还有爸爸你身上的诅咒。”

朱破山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苦笑:已经来不及了。

两年的时间,能不能将本事都传给女儿,就是一个相当严峻的考验。祖上传下来的本事,非常繁杂,还需要融会贯通。

即便是他,也没能全部学到手。还好,祖上还有不少手稿,记载着各种信息。回去之后,可以到老家去,开启密室,好好闭关!

于是,他们两父女就在电视台,耐心等待杨奕的出来。

朱破山心想,杨奕应该是看准了他家藏有宝物,冲着宝物而来的。尽管如此,但怎么说他也有恩于自己女儿,救过自己女儿,就算心怀不良目的,他也认了。

杨奕、杰仔听说,朱婷的父亲已经来到电视台,正在等候,两人连忙赶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