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五百一十九章 鸡血石

我的书架

第五百一十九章 鸡血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老板耳朵尖,隐约听到了那女的评价,笑得更加开心了。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那就是把别人卖了,别人还替自己数钱。

“泡一泡茶,一会招呼贵宾。”他对店里唯一的伙计说道。

那伙计,是自己远房表兄的侄子,论亲戚关系,八竿子都敲补上。这样的工人,肯定得压榨才行。

尽管如此,他也都开到了四千多的工资,在这座城市,算是不错的薪水了。

“怎么看鸡血石的好坏?”方雅文求指点。

“还是让专家说吧!”杰仔看向杨奕。

他们面前,就是一大堆的鸡血石雕琢品,陈列在货架上,有大有小。一些小的,手指大,已经做成了印章,看上去很不错。

“首先,选购鸡血石时不但要看它的血色块面大小,更重要的一点是要看它的石料质地和血色鲜艳程度。石料质地的好坏直接与市场价格有关系。”

杨奕告诉他们,昌化鸡血石的质地分为冻地、软地、钢地、硬地四大类,冻地最佳。在识别质地时最简易的方法是用刻刀刻。

冻地石料质地很软,刻刀刻下去很脆;软地是指冻地软地相结合的石料或完全没有冻地又很软的一些石料,用刻刀比较容易刻入;钢地石料看上去像冻地但没有冻地石质明亮,钢地中的血色有些暗淡,刻刀不容易刻入,一般制作摆件较多;硬地是昌化石中最差的石料,石料的质地无光质、无生气,刻刀刻上去会打滑,无法入刀,不是收藏者选购的对象。

“其次,在选购时要注意看它是否有裂缝,现在开采多用炸药开矿,难免有裂缝。在加工制作时,鸡血石经过工匠处理往往不容易看出裂缝。”杨奕说道。

“当然,首先我们得鉴定是不是真的鸡血石。”

“鸡血石也会造假?”

杰仔顿时失笑:“鸡血石也算是宝石类,极品的更是有钱都难求。现在连牛肉都要造假,何况这么值钱的宝石?”

“那倒也是!”方雅文反应过来。

假的鸡血石没有银斑,色度深浅不匀,线条粗细不一,花纹不自然,排列不符合鸡血赋存规律,肉眼细观极易区别。

有人会用塑胶化合物假造,完全没有石感,用刀刻也没有石屑粉。有人甚至将鸡血石切片,再粘贴于粗石上,再用填缝胶及石粉粘合,状极似真鸡血石,仔细在强光下则可辨别真伪,或观察血色及画形是否一致或有无连贯,不难识破。再则,有人用石粉加化合物,塑模涂上“朱砂”或大红水彩假造鸡血而成。

反正,造假的手段也很多,就看你能不能辨别。

方雅文拿起一枚印章,表面是一种艳丽的美,滴了血一样,令人印象深刻。这种东西,在晚上,会不会令人觉得惊悚呢?方雅文有点恶作剧地想道。

以前,方雅文就拍摄过一部片子,是惊悚片。这鸡血石表面的颜色,还真有那么点感觉。

“我怎么感觉不像是石头?”方雅文忽然说道。

“什么感觉?”杨奕反问道。

方雅文摇头:“不知道怎么描述,反正没有触摸石头的感觉,好像也没有石头重。”

杨奕有点诧异,这妞的手感不错呀!那块所谓的“鸡血石”印章,确实不是真的,不是石头做成的,自然也就没有石头的触感。

“那就说明……”杰仔刚要总结。

杨奕瞥了一眼:“咳咳!大家心中有数就行,别说出来。”

“他们怎么可以……”方雅文有点不愤。主要还是想起,自己那假货的手镯,辛辛苦苦赚来的第一桶金。

对店主的印象,瞬间崩塌,感觉面目可憎呀!

“好了,这里不方便说那么多。”胡立本也打断方雅文的话。

总得给人家店主留一个面子,也算是古玩行的一个规矩。你即便知道是假的,但也不能当众说出来扫人家面子,搞坏人家生意。

杰仔挑了又挑,最后看中了一座巴掌大的大印,上面雕琢的是一只鸟狮,很威武大气。

“这应该不假吧?”他问道。用他的知识去判断,应该是不假的。但既然杨奕在身边,那就更加有保障,问一问还是好的。

杨奕扫了一眼:“假倒是不假,到价格稍微有点虚高了吧?”

这店里的物品,有些有标价,有些是没有的。没有标价的,说明价格还有商量的余地。有标价的,几乎不可能降价的。

“是真的就行,价格虚高一点倒是还可以接受。”杰仔说道。

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价格往往不是第一考虑因素。杨奕也没多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可能不值,但站在别人的角度可能就不一样。

“这怪兽看上去挺好看。”方雅文也赞道。

“那是鸟狮,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神兽。”

“其实,鸡血石的来源,跟鸟狮也有渊源。”杨奕对他们说道。

相传,古代有一种鸟,叫“鸟狮”,生性好斗。一天,觅食飞过玉岩山,见一凰正在孵蛋,顿生恶念,向其发起攻击。毫无准备的凰被咬断了腿。凤闻讯赶到,同仇敌忾,战胜了“鸟狮”。凤凰虽然胜利了,但凰鲜血直流,染红了整个玉岩山,遂成了光泽莹透如美玉的鸡血石。

“这算是中上档次的吧!”杨奕评价道。

抛开质地,单单论颜色。鸡血石的品质以血色的浓艳度和血量的多少及血形的状态、聚散、厚薄等来决定。血量少于10%者为一般,小于30%者为中档,大于50%者为珍品,70%以上者十分珍贵难得,称谓“大红袍”,全血或六面血为极品。

“以前看到一件大红袍,买不起呀!”胡立本笑道。

他虽然是演艺界的老前辈,但以前演戏赚不了什么钱,现在的娱乐圈,人家拍戏也不喜欢老戏骨,大把钱扔给小鲜肉。他们这些老一辈的艺术家,其实不怎么富有。

店家虽然没有跟上来,但目光是不是瞟过来。看见杨奕一行人,最后将店里为数不多的真品找到,微微皱眉,暗道:难道这几个外地人是有本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