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五百二十二章 玉穗

我的书架

第五百二十二章 玉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奕摇头:“如果是不认识的人,我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妨碍你做生意。但是,你现在敲诈到我朋友身上,就不得不说几句了。”

朋友?

那店老板感觉有点麻烦,按照行规来说,即便你知道人家卖假货,也不能提醒买家,不然就得罪了卖家。

可是,也不是绝对,当发现自己的朋友被坑,是可以提醒的,也算是行业内的一些潜规则,是允许存在的。

“你也不用说其他的,我们都是懂点行的人。你那块青玉什么料,大家都清楚,连上等都说不上,雕工也不见得很好,喊出十万的价格,就太欺负人了。依我看,给个五千就算了。”

“五千绝对不行,五万是底线了。”那老板连忙晃头,不能答应。

沈雪晴几个女孩子见杨奕、杰仔这些大哥站在她们这边帮忙说话,心中感激。更加恼怒这老板,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呀!骗她们这些不懂行的。

“我这位兄弟是江州拍卖行的鉴定师,他鉴定的眼光肯定不会错。他说五千,你这东西也就差不多这个价。”杰仔加了一点筹码。

江州拍卖行?他怎么会没有听说过?

最近,这个拍卖行很红火,干了几次很吸引人,或者说震撼的拍卖会。比如上一次,传得沸沸扬扬,举行一次西方文物的主题拍卖会,一幅油画拍出六个多亿的天价,直接打破国内拍卖行艺术品拍卖的纪录。

看这个年轻人,应该就是那拍卖行的金牌鉴定师吧?叫什么来的?来头不小,拜了一个厉害的老师,反正他是惹不起的。

如此的话,那就真的麻烦了。

他想了又想,就算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不给杨奕面子,也得考虑考虑祁老前辈。人家一句话,可能就能让他在这里干不下去。

别看那些老前辈好像很和蔼,人畜无害。但是,他们在行业内的声威巨大,说话很有能量。人家打一声招呼,就能让你在古玩行寸步难行。

“行,我可以给你一个面子,但五千是不可能的,至少一万,就当是交你这个朋友。”那老板沉默了一会说道。

杨奕撇了撇嘴,暗道:你这朋友,我还真不想要。

沈雪晴她们也是见好就收,不敢纠缠。毕竟她们也算是公众人物,闹出点事来,那就不是赔偿那么简单,还会其他不良的后果,到时候还是她们倒霉。赶紧付了一万元,将那玉器的碎片都拿走,就算不能用,也不要留给这个黑心的老板。

“今天要不是杨大哥你,我们就惨了。”沈雪晴出了店门,心有余悸地说道。

其他的成员,也纷纷跟杨奕道谢,这是杨奕第二次帮助她们解决麻烦,都对杨奕这个男子心生好感。

“不客气,过了年,我可能会去韩国,到时候多多关照。”杨奕笑道。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我请你吃最棒的韩国美食。”沈雪晴眼睛一亮,然后翻译给自己的姐妹,其他女子一听,也很高兴。

“老弟,你这魅力无法挡呀!”杰仔调侃道。

那碎玉拿出来之后,其中一个女孩子想要扔掉,反正没什么用了。原本,这个玉葫芦还挺好看的。

“那个穗子留着,你一万元不亏。”杨奕忽然喊道。

玉葫芦的脖子上,还系着一个玉穗子。跟古代的佩剑差不多,古人喜欢在剑柄上系一个剑穗,看上去就好看很多。

系在剑首的穗子称剑穗,又称剑袍。是"文剑"的标志。主要用于仪仗和文人墨客佩戴。系在剑首的皮绳称剑疆,为"武剑"的标志。剑穗常用丝,棉等材料制成,红、黄、蓝、棕色为主。

穗子上的那块玉,则是平安扣,也是十分常见的玉器。

平安扣也称怀古、罗汉眼,可祛邪免灾,保出入平安。是中国的一款传统玉饰品,从外型看它圆滑变通,符合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中庸之道”,古代称之为璧,有养身护体之效。在现代,常为情人间互赠之物,取平安之意。

玉葫芦本身就寄寓着平安多福,加上这个平安扣穗子,可谓是很有意头。

刚才那个老板也是没认真,忽略了穗子上面的平安扣。不然,早就被取走了,还能留在玉葫芦脖子上做围巾?

“这一块东西值一万元?”几个女孩子顿时大为惊喜,没想到没有损失,真是太好了。

杰仔也是微微一惊,观察了一会:“好像是蓝田玉呀!这玉质,相当不错。”

“没错,这就是蓝田玉,属于比较顶级的玉质,所以这么一小块,价值就不低于三万。”杨奕说道。

蓝田玉是开发使用时间很长的一种玉种,虽然不是最名贵的玉,但是它却有自己独特的魅力,而一直受大众所喜爱,蓝田玉色彩斑斓,色泽温润,还具有保健功能。

玉质好不好,透明度跟光泽性是一个重要因素,玉的表面温润有光泽就像有生命一样,充满灵性,这样的玉让人一眼就会喜欢上,价格自然就比价好,当然光泽度好,温润的玉经历的年代也就越久远,如果人佩戴的话,里面的矿物质也就更容易被人体吸收,会起到更好的保健效果。

然后,就是看玉的质地,是否有裂纹,当然这里说的裂纹并不是玉本身的纹路,所以在选择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若是有裂纹的玉不仅在美观上有瑕疵,就其玉的价值也是非常受影响的。

眼前的这一块,明显就是好玉。而且还是蓝田玉中的古玉,非常少见。

“还赚了?”沈雪晴振奋道。

“赚了那么一点点吧!可以用一根绳子串起来,系在手腕上,或者戴在脖子上当玉坠,都是可以的。”

“啧啧!那老板要是知道,估计就要吐血了。”胡立本笑道。

一看刚才的那个老板,就知道是视财如命的。从来都是他欺诈别人,没有别人从他手中占便宜的。

“确实吐血,刚刚那翡翠镯子,就令他损失不小。”杨奕说道。

“翡翠镯子?”

“我这不是黄龙玉吗?”方雅文微微一怔,不解地问道。

翡翠,好像是绿色的吧?

“没错呀!你那镯子,就是黄翡,黄色的翡翠。那质地,已经差不多是冰种的了。市场价,这种翡翠镯子,应该在三十万以上。”也正是这样,他才让方雅文花钱买下来,那怕自己用不上。

“黄色的翡翠?”方雅文闻言惊喜无比。

“我来看看。”杰仔连忙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