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五百三十八章 佣金费

我的书架

第五百三十八章 佣金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良久,王安知才反应过来,刚刚失了神,委实是这尊瓷器给他太多震撼,千万?那是很多很多的钱!有了这笔钱,不仅可以解决困境还能帮其他家庭摆脱贫困,就算是平分,每一家都能拿到接近百万呀!

这个宝物虽然是他无意间的来的,但作为有情有义的人,拿出来分享,绝对不皱眉头。

“它真的值一千万?”还是不太相信地问道。

杨奕给他定心丸:“没错!如果它都不值一千万,古瓷器就真的没有前景了。当然,这么珍贵的宝物,最好还是放到拍卖行去拍卖,虽然会收取一定的佣金,但总得来说,还是会比你找买家好。”

最后,还是不忘给自己拍卖行拉生意,让不少人都暗笑不已。谁不知道,他是江州拍卖行的人?

王安知点头,能多一千几百元,他都会选择拍卖的方式。虽然缺钱,但短期内还不会很急用。

在电视台,其实就有他们拍卖行的其他人,蹲守着这里,随时可以签合同,不让其他的拍卖行捡便宜。

王安知离开之后,又出现了一件古董,也是最后一件。

那是一件影青,同样是瓷器。但跟天字罐,自然是没得好比。

影青远在宋代,它就是景德镇瓷器的主要产品,它的特点是瓷质极薄,釉似白而青,暗雕花纹,内外都可以映见,故有人叫它为影青、隐青或者叫它罩青。

过去人们对影青有不少模糊认识,有的认为影青和定窑器差不多,有的说是影青仿自定窑,有的国外人士更误说影青均于越州窑。

其实影青也是一种青瓷,和定器也有颇大的区别;在色调上,定窑是一种乳酪样或牙白色的乳白,影青则是一种青白中带有一点深浅不一的浅湖色,在透明度上,定窑釉呈乳溺,透明性差,影青晶莹润彻,透明性强。

影青瓷碗直径一般在20厘米左右,厚度却只有0.2厘米,这与优异的瓷石、独到的旋削技术密切有关,即使到了明清瓷业巅峰时期也很难复制。

这种瓷器不仅胎釉如玉,装饰也独步青云。不论刻花、划花、印花皆线条流畅,构图饱满,充满生活气息。莲花、水波、娃娃等纹饰可以将人们带到洋溢着艺术氛围的北宋时代。刻花垂直一刀,再斜着一刀,使人们很容易想起制玉巅峰时期的汉代汉八刀。

它的价格,怎么说呢!便宜的很便宜,几百元,都是粗制品,民窑的货色。而精品,也有上万,甚至千万的,得取决于瓷器本身。

最后,杨奕给出一个估价,十万左右,已经算是精品了。影青瓷虽然年代久远,但存世量非常多,极品很难找。

就在前两年,香港的一个拍卖行就拍卖过一个宋代汝窑影青釉三足洗,以4.368千万元人民币成交。如此天价成交的影青古瓷拍品实属少见。

至此,《鉴宝风暴》算是完满结束,所有人都送了一口气,尤其是庄守泉。

虽然还没播出,但已经吸引了许多关注,目测收视率不会差。他们官网上面,很多人都在呼吁这个节目的播放。

再过两天,第一集将会送出,到时候就会知道什么收视率。只要第一季做好,第二季就好做很多了。到时候,冠名商等,都不会缺。

他还是想要邀请杨奕继续参加他们这个节目的专家评委,其他的明星可以换一换。杰仔是不可能再请得起,六百万的费用,人家不可能再答应。这次,能来帮忙,纯粹就是还人情。

至于汪建州,这一季节目中,没有起到预想中的节目,就算是降价他们也不请。

邀请杨奕,估计希望也不是太大。人家根本不在乎那么一点的加盟费,也不知道有没有空。这一季的节目,差不多耽误了人家一个月的时间。

庄守泉自己也清楚,一个月人家绝对赚得比这个数目多。

此次,能来节目,估计都是冲着玩一玩的心态。不过,希望渺茫,他也想要试一试,反正杨奕也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

“收拾东西,今晚酒店吃饭,一个都不许落下。”庄守泉对大家说道。

杨奕现在则是再跟王安知谈话,身边还有一位拍卖行的员工,在协助促成这一单业务。

“你们拍卖行什么时候能帮我拍卖?”王安知就想了解两点,另外一点就是收取多少佣金费用。

“得过了年,二月尾的样子吧!怎么?急用钱?这一点不用担心,我们拍卖行也是人性化的制度,你可以先预支一部分钱,等拍卖过后,结算就是,没有什么利息之类的。”杨奕对他说道。

“那么,你们收取多少佣金呢?”

国际上,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家拍卖公司的买方佣金收取的方式:拍卖成交价50,000美元以内的佣金比例为25%;50,001到100万美元之间的比例为20%;超出100万美元的部分收取12%。

一般来说,就是国内的,也是分段收费。比如香港的,成交价在80万港元及以下时,买方佣金固定为25%,在此基础上价格越高,折合比例就越低,最终趋近于15%。

不过,苗霏为了吸引拍卖品,定下百分之十到十五之间的佣金,可以说是国内比较低的了。

杨奕明明确确跟王安知说明白,按照这件天字罐的珍贵,应该是收取百分之十的佣金。也就是说,拍卖一千万,王安知只能拿九百万。

“这么高的吗?拍卖还划算不?”王安知皱眉。

他不怎么相信,放去拍卖,能提高超过一百万的交易额。如此的话,拿去拍卖还有什么意思?反而浪费时间。

“越是珍贵的宝物,它的价值越是能在拍卖会上体现出来。这个世界,有钱人还是很多,只要他们心动,一口价就超过一百万了,来几个人竞争,那就更加不用说。而且,你不用担心,有我们拍卖行的宣传,很快全国的收藏家都会得知这个消息,赶过来凑热闹,你觉得增加几百万的交易额,很难吗?”

至此,王安知算是被打动了。

“如此,那就拜托了!”王安知点头,最后再合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