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五百四十七章 悍妇

我的书架

第五百四十七章 悍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奕直接开车回老家,没有到老爸老妈在外地新建的楼房。

这个春节,大家都约好,一起回老家过年的,人多热闹。最开心的,自然就是杨奕的奶奶了。已经很多年,没有那么齐人。

人往往都这样,越是穷,相聚越难,一年到头,好像钱没有赚到,但忙得连家都回不了。当然,还有原因,回一趟家麻烦,开销也大等等原因。越是富有的人,时间上的支配,往往是越自由。他们虽然也忙,但可以自己安排。

这个时候,周文波告诉他,已经回到了老家。

其实,老家那边已经没有人,他全家人都搬了出去,去年也就是祭祖的时候回来一趟。今年,提前回老家,是有原因的。据说,家乡经济协会要开会,顾红军主持,联络家乡一些实业家,增进感情,聊聊商机什么的。

顾红军是周文波读书时候的偶像,人家极力邀请,周文波自然推掉一些工作回去。

杨奕笑了笑,不仅仅如此吧?家乡政府,肯定也希望这些事业有成的人回去,不管有钱没钱,打几杆子,弄点资金,好好发展镇子的经济。

照杨奕认为,他们镇真没有发展经济的优势,各方面的条件也很不成熟。

真正能做的,其实就是搞好道路交通等基础设施,不好说什么吸引外资那么高级,好好发展自己镇的水果种植,将果农们的水果以最快、最便捷的方式往外销,那就是很不错的发展道路。

这一点,镇领导们,必须要认识到才行。什么怂恿大家开公司、开厂之类,都很不实际。

周文波作为年轻一辈,身家过亿的家伙,不被捉住才怪。

而杨奕,自然也收到邀请。无论怎么说,身家几千万,也是非常厉害。在那些老前辈的眼里,你们才出来多少年?就有积累这个财富量,可见并不简单。

途中,杨奕又买了不少的年货,将车子几乎都装满。反正所有人都回老家过年,到时候人多,吃的用的消耗都很大,多准备一点是没有错的。

陈向北那边,他老婆早就康复,现在还在粤省那边打拼。当初,杨奕给他提供了一大笔的资金,开了厂房。

每个月,他都会跟杨奕汇报一下进度。生产出来的皮包等,前一两个月已经开始往外销售,因为质量把关比较严格,倒是受到市场的一时好评。

暂时来说,还是没有收回成本,估计要等到明年的四月份左右,才能将投入的资金赚回来。

即便是这样,大家都看到了赚钱的机会。或许过两年,他们村子会再出现一位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大老板。

其实,只要有资金,做哪行都能赚点钱,多少的问题。很多人没能发财,是因为他们连起步的资金都拿不出来。

跨越了两个市,回到熟悉的家乡,他不是第一个回老家的人,那些弟弟妹妹,已经回来了好几个。

当得知,大哥今天几点钟能回到的时候,一大伙人到村里的公路等。

三个月前,杨奕就会来过一趟,那时候做了不少事情,给小学捐款等等。不知不觉,从得到竖眼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一年。

村民也有不少人围观,看见杨家的一堆人在路边等,他们差不多能猜出,应该是杨家最厉害的那位回来了。

上次回来,已经够震撼的了。村民们多少也受到一些惠及,比如帮忙鉴宝,一些老物件一千几百,甚至上万元的,那家没有找他帮忙?

这个春节,村子里应该是很热闹了。

亲眼看到一辆好车停下来,杨奕从里面出来,所有人点头,心里暗道:果然是他!

李大宝的老妈面色有点阴沉,自从杨奕发达了之后,村里面还有谁记得她的儿子?都说赞扬杨奕的。

可以说,杨奕抢了她家儿子的风光,能不气人吗?周文波虽然很有钱,但人家连为数不多的亲戚都搬了出去,到大城市去住,跟村里也就没有太多关联。

她儿子李大宝这两三个月来,打了不少电话给杨奕跟周文波,就是想要占便宜,借几百万,扩大事业,多开几家超市分店。毕竟都是老同学,我借你钱,你也不好总是催我还钱,而且不能要我利息吧?

但是,杨奕跟周文波每次都是敷衍几句,让他们一家恨得牙痒痒的。

还说什么老同学呢!这点忙都不帮。他们的那些钱,放在银行也是贬值,为什么就不能拿出来,帮忙她儿子?

现在,看到杨奕回乡,能有好脸色才怪。

“哼!不就是走了狗屎运,发了财吗?现在发达,连人都不认咯!”李大宝的老妈嘀咕道。

虽然是嘀咕,但周围的那些村民都听见了。

村民们都是鄙视不已,这话,亏你能说出口。这一家人,也算是极其富有了吧?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爱占别人便宜。真正不认人的,是你儿子吧?走什么狗屎运?人家是靠自己的本事闯出来的。你儿子才是靠别人才有现在的成就,好意思说?

前一个月,村里发生了一件让人暗地讨.伐李家的事情。

李家的田地很多,他们的分支也很多,从太太公的那一代开始,亲疏的子弟可谓不少,分到的农田、山地自然也多。因为绝大部分人都选择外出打拼,剩下李大宝一家,那些田地肯定随他们耕种。

然而,就在一个月前,其中一个人带着老婆孩子回来,想要拿回自己的农田、山地、果林等,却遭到李家的拒绝,他们表示,那些农田之类,经过他们家那么多年的经营,一些果树在你们出去打拼的时候,才是小树苗,现在大丰收的时候,你们回来摘果子,显然不合理,拒绝将农田等交出来。

想要田地,那些果林等,也不是不可以,拿出五万元,就当是他们这些年的辛苦费。

此事,震惊整个村子,怎么可以那么不讲人情?

要是有钱,人家会带着老婆孩子回老家?那么丢脸的事情。做生意失败,已经是没剩下多少钱,你们这样做,未免太绝了吧?还是同一个老太公的呢!就不怕老太公晚上从坟墓爬出来?

“哈哈!你们家就是看不得别人发财,真是好笑。”其中一个青年笑话。

这句话,就戳到了李大宝老妈心中的痛处,犹豫被踩到尾巴的野猫,顿时发飙。一个妇女发起飙来,那是天昏地暗呀!能从村头骂到村尾,从今天骂到明天,从你骂到你祖宗十八代。

这么一个悍妇,村里人谁人不知道?几个人都骂不过她一个人,简直就是无敌了好吗?

“阖家产,你一辈子都是当苦力的,我怎么看不得你发财?你倒是发财给我看看,你爸当苦力的,你爷爷那代也是……”

得!一骂起来,就没完没了。

那个青年差点没扔石头,他妈的!嘴真是太毒了。说我自己没有关系,但你骂到了我老爸,我爷爷都去世了好年,也没有放过……

听见臭骂声,杨奕抬头望去,看到那个村妇,就忍不住皱眉。

他对那一家人,实在是印象太坏了。何止他印象坏,全村人对这家人印象不坏?当初,修路的时候,因为李家有车,让他多出五百元都不肯。

“好了,别看,我们先回去。车上的东西,你们帮忙搬。”杨奕对几个妹妹说道。

他的堂妹有五六个那么多,这些丫头,一人一句,都能让人头疼不已,叽叽喳喳在耳边问一些东西。

老三的媳妇,肚子大了起来。三个月前回来,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老杨家第四代的第一个孩子,再过三五个月就要出世了。

老三杨晨这两天也没有去养殖场,养殖场的那些走地鸡,在前些日子,全部销售出去。这几个月的养殖,让他赚了三四十万。

到过了年,他准备加大养殖量。这些山地养的走地鸡,在大城市里面,很受欢迎。反正他养殖的那一批,人家一个老板都全部拉走。

也难怪,一座大城市多少人?几万只鸡放进去,根本不算什么。一个菜肉市场的一个肉档口,一天都能砍出去二三十个。

杨奕他们回家后,李大宝的老妈还在骂骂咧咧,那青年就忍不住了。年轻人火气都比较大,说你一句,你骂到现在,佛都有火!

只见那青年大巴掌扇过去,围观的人都震惊了。

这下,彻底捅了马蜂窝了吧?

果然,李大宝的老妈楞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有人会打她。随后,发了疯一样掐过来。一男一女,一老一少扭打在一起,那场面实在是太美。

“哎!哎!打什么架?”有人连忙上前拉开两个人。

劝架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趁着大家不注意,一脚勾住李大宝老妈的腿。那悍妇身子往前倾,立即一个狗吃.屎,跌趴在路上。

“那个发瘟绝?全家死灭绝呀!”悍妇骂人的话,真的很欠揍。

此时,也成为后来村里人的笑谈。可无论村民们怎么笑话,人家李家还是不受影响,你们怎么评价就怎么说,他们不在乎,一样高高在上地生活。

在他们眼中,可能是这样想的:这些穷鬼肯定都在妒忌,没有错,就是妒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