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五百七十八章 书圣的遗作

我的书架

第五百七十八章 书圣的遗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朱破山苦笑不已,自己祖上挖出来这玩意,也是觉得烫手,根本不敢流露出一丝半毫的风声,生怕引来灾祸。

也正是这样,这尊宝鼎一直摆放在这里,没有人知道,让他们朱家担惊受怕了很多代。

“我觉得,你还是跟吕老他们商量一下,送给国家好了,毕竟是国家的重器。如此,以后倘若出了什么事,国家也会看在这次的份上,打开方便之门。”杨奕建议道。

反正留在手上也没有什么用,换不到金钱,还不如主动上交。

尽管杨奕对宝物上交国家没什么觉悟,但那也是针对一般的文物,像这种代表权力的东西,还是国家保存比较好,反正他是不会沾手的。

听到杨奕的建议,朱破山沉默了一会,最后点头:“行,我再跟吕老他们说一下。唉!也是时候放手了。”

下了决定,他反而轻松下来。

杨奕继续观赏那尊宝鼎,看了一会,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好像鼎身的山水花纹有改变一样。

刚才,那座高山明明是尖头的,现在变得圆了起来。他又看了一会,发现河也开始改道,杨奕顿时大惊,搞不清楚这是什么铸造原理。

记忆金属一样吗?有着改变形状的功能?

“你们没有发现,它的花纹在变吗?”杨奕忍不住询问朱破山。

朱破山一愣:“开什么玩笑?你眼花了吧?”

杨奕摇头:“你认真看久一点,就会发现,它的花纹是真的以一种很缓慢的速度正在改变。刚才,这条河不是绕这边的。”

朱破山皱了皱眉,也耐下心来观察。说实话,这种神奇的变化,他祖上那么多代人还真没有人发现过。

过了十多分钟,他一脸震惊:“怎么可能?”

杨奕却笑道:“没什么不可能的,古代就有很多现在科学也解释不了的东西。太阳古墓你也去过,但没有看见里面那尊大鼎,我们亲眼看见它化成灰烬,又怎么解释?”

朱破山一脸惊容,半饷才回过神来。

“想想你祖上,闯进去的祭祀地宫,里面肯定更加神奇的都有。”杨奕又说道。

作为摸金校尉,碰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现象,应该不足为奇吧?可杨奕忘了,朱破山压根没有自己摸过墓地,自然是没有见过。一身的本领跟知识,大多都是纸上谈兵,没有什么实战经验,比金不鸣差很多。

朱破山微微点头,终于接受了这尊宝鼎的神奇。

“不愧是上古就传下来的禹王九鼎。”

他对杨奕说道:“你自己找两件吧!我给吕老打个电话,也不知道他现在忙不忙。”

杨奕的竖眼又看到了一件宝光稍弱的宝物,那是一本书,走近一看,发现是一本.道德经。他打开一看,立即合起来,拿在手上。

《道德经》是老子的著作,老子乃世界文化名人,世界百位历史名人之一,其作品的精华是朴素的辩证法,主张无为而治,其学说对中国哲学发展具有深刻影响。

这本书,来头不小,杨奕打开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谁书写的。

里面的字体行云流水,走的是行书,非常正宗的王羲之行书。或许,跟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还有一点点差距,但也是一代书圣的手笔。

让杨奕想起一个故事,是关于王羲之爱鹅的故事。

王羲之生性喜爱天鹅,会稽有一个老妇人养了一只鹅,擅长鸣叫,王羲之要求买下来却没有得到,就带着亲友驾车前去观看。老妇人听说王羲之即将到来,就把鹅宰了煮好招待王羲之,王羲之为此叹息了一整天。

又有山阴一个道士,喜欢养鹅,王羲之前去观看,心里很是高兴,坚决要求买了这些鹅去。道士说:“只要你能替我抄写《道德经》,我一定把整群鹅都送给你。”王羲之高兴地写完,用笼子装了鹅带回家,感到非常高兴。

由此可见,他能猜测,这本道德经,就是王羲之换鹅的那一本。这样的宝物,肯定得拿在手上的。

朱家老祖,是挖了多少人的坟墓?这里的件件宝物,来头都不小,收藏的全都是精品,甚至稀世珍品。

随后,杨奕又看到一幅古画,同样透露着强烈的宝光。

他奶奶的,杨奕都有点想打劫的冲动。他拿起那幅古画,展开一看,是一幅踏雪的画面,下角的落款,又让他一震。

竟然是展子虔的《踏雪图》,这幅古画,也是存在在传说之中,是《四季图》中的一幅,只是相传有这么一幅画,但历史上很少记载,更是没有人见过。

展子虔一生最有名的作品是《四季图》,《踏雪图》只是其中一幅,此外还有《童子戏水图》、《落叶图》、《游春图》。《踏雪图》真的存在的话,收藏价值虽不如《游春图》,但可以证明野史的真实性,其学术价值要远远高于画的本身。

……

吕老他们正在休息,接到朱破山的电话,得知禹王九鼎中的荆州鼎下落,也是大惊,愣了大半会。最后,他严肃地表示,会立即跟国内最顶尖的几位文物专家赶过来。

他赶紧联系老许、老韩、玉王爷等人。

此时,许老、韩老他们正在江州拍卖行,还在继续观赏那幅《步辇图》,不愿离开。得到九州鼎的消息,才放下《步辇图》,往朱破山家以最快速度过来。

九州鼎的重要性,肯定是要超过《步辇图》的。

“看完了?就这两样?”朱破山问道。

杨奕苦笑:“你这宝物实在多,我都不敢看下去,怕控制不住将你整个藏宝室都搬走。”

“哈哈!太夸张了。帮忙,帮我将这尊宝鼎搬出去。”朱破山跟杨奕说道。

他家的藏宝室,朱破山不希望曝光,让吕老他们看到。正如杨奕所说的,被人看到,总会被人惦记,财不露白是至理名言。

“行!”杨奕也知道朱破山的想法,换成是他,他也不愿意被人惦记自己家有这么一个藏宝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