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六百零二章 千年柴窑

我的书架

第六百零二章 千年柴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祁老的家中,一群老头子正在聚精会神观赏,摆在中间的,是一个盘子。

只见这个盘子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磐,滋润细媚有细纹。乍一看,非常精美,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打心底的欣赏。

良久,一位古玩大拿才出声:“依我看,这就是失传已久的柴窑瓷器。”

“我看也是。”

“在日本,我就见过那柴窑瓷器,跟这极为相似。”

……

古代瓷器以柴窑为贵,明朝人就有“论窑器,必柴、汝、官、哥、定”之说,历史记载,严嵩父子倾全国之力,仅得数枚,可见明朝人就很少见到柴瓷,且宋时仿制柴器甚多,因此,其地位与目前仅剩百余枚的汝窑同等重要。

而如今,在国内,就没有发现柴窑的作品。

世界上,唯一能看到柴窑瓷器的,只能在日本的博物馆。是日本入侵的时候,从中国掠夺走的。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尴尬的事情。

就好像元青花一样,在中国很少见,存世量不多。但是,在中东的土耳其,元青花却能找到不少。

当然,土耳其的元青花,是人家古代的时候就收藏的,从中国元朝正正经经买走的。跟小日本鬼子不一样,完全就是野蛮掠夺。

本来,那就是小偷的赃物,现在却光明正大拿出来展览,不得不说是一个讽刺。

“流失海外的国宝,实在是太多了。”

“是呀!比如前几天发现的阿波丸号,上面的宝物,基本上都是从中国抢走的。本来,就是我们中国的宝物。”

……

还好,阿波丸号被自己中国人先找到。

至于那些被收藏在各国博物馆里面的国宝,想要拿回来,路还很长,甚至没有什么可能性。

每次,那些外国佬都利用中国人的爱国心理,将掠夺走的中国文物拿出来拍卖,从中获取暴利,是他们最为难以接受的。

“老祁,你那个弟子,运气跟实力实在是没办法说。”

“是呀!鉴宝能力强,书法天赋极高,连考古吃得来。”

……

一群老头子忍不住羡慕道,他们这都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身上的本事能有人继承,找到一个天赋好的传人。

比如老祁现在这样,圈子里面谁人不羡慕?

单单是书法界,一些老家伙就恨不得将杨奕这个弟子抢走。要知道,现在杨奕在书法界,也是出了名的,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半步宗师的境界。说不定,再过一两年,就能成就一代宗师。

祁老听到别人酸溜溜的话,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嘴上还是假惺惺的谦虚。

一位老人轻轻敲击盘子,发出磐音。在场的老头,都觉得仙音一样悦耳。

很难想象,瓷器能达到“声如磬”的艺术效果。尽管柴窑器物胎质较坚硬,但泥土做的胎质和天然的石磬还是不能同日而语的。“声如磬”只能说是在同类瓷器中,柴窑出品的瓷器声音质量非常出类拔萃。

不过,也有人推测,五代的柴窑瓷器瓷胎里还有其他成分的加入,否则,“声如磬”一说似乎就过分夸张了。

“不是耀州窑,基本上确定是柴窑了。”其中一个国内古玩鉴赏大佬开口道。

在五代时期,耀州窑已经出现了胎质非常薄的单色釉。上面还有官、内服等款式,所以颇有一部分人将这些耀州窑出产的瓷器误认为是柴窑瓷器。柴窑的确是继承发展了耀州窑那种薄胎的传统,其器物的胎质厚薄和器件的大小成正比。

最终,那盘子被鉴定为千年柴窑,再次引来古董圈子的震动,不少人赶到江州市,一睹为快。那些收藏家,都在找关系,希望收入囊中。

柴窑是中国古代著名官窑之一,被誉为中国“诸窑之冠”,然而它却只存在于传说中,原因是至今未发现柴窑的窑址,也无完整的柴窑器皿传世,甚至连柴窑瓷器的残片也未曾有人亲眼目睹。

可见,这么一件被证实的柴窑的出现,给大家带来多大的震动。

就好像当年,日本人宣布,他们博物馆有柴窑作品一样。中国国内立即派出强大的鉴定专家队伍前往,虽然不能完全确定那就是柴窑,但大家心里清楚,那差不多就是柴窑了。

可是,那终究不算是自己的东西,大家心里难受而已。

后来,曾经有大富豪联系日本的博物馆,希望花大价钱回购国宝柴窑。只是日本人也是奸诈,知道柴窑的珍贵,没有出手。

终于,国内迎来了第一件柴窑作品的问世,收藏家们不高兴才怪。最活跃的的,还是那些博物馆的人。不到半天,祁老就接到超过二十个来自各省博物馆馆主的电话,套交情的什么都有。

他们没有杨奕的电话号码,只好找到祁老这里来。

祁老只好告诉他们,柴窑将会放在即将举办的拍卖会上拍卖,一时间,各方云动,有钱的都起了心思。

那些博物馆的人叫苦连天,谁知道这柴窑能拍出什么天价来?他们博物馆可没有那么多的资金。

对即将举办的江州拍卖行拍卖会,很多人都留了心眼。不得不关注,这次拍卖会的宝物实在是太吸引人。中国古代十大传世名画,那就足以让不少收藏家们疯狂。

一周之后,杨奕跟王军、王世忠、朱破山、陈浩文、姜涛等人汇合,一起出发西南的一处神秘丛林。

这段时间,他们准备很充分,雇佣了不少退役兵随行,都是在丛林很有生存经验的人。

在中国大地,有不少地方,还不曾有人踏足,非常神秘。其中,在西南的一处原始丛林就是代表之一。

在那儿,被誉为死亡禁区。即便是附近的当地人,也谈之色变。

“陈哥,你以前就从鬼雾林出来过?”杨奕对身边的一个退役兵问道。

这个退役兵有三十多岁,已经退役了好几年。是王军好不容易找来的,据说就是从鬼雾林逃生出来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