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六百零六章 陨石

我的书架

第六百零六章 陨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这话,不少人脸色都微微一变。虽然不知道这诅咒是真是假,但心里多少还是会顾忌,忌惮三分,心存畏惧。

朱破山、王世忠他们看向杨奕,王军他们知道,对付诅咒,就只有杨奕有些手段。

在大家的目光下,杨奕取出一块玉,也就是王军他们眼中的法器。其实,就是一块古玉而已,里面有杨奕输进去的一些能量。

“这就是法器?”

“老弟,你还有多少法器?”王军他们惊讶道。

杨奕没有看他们,摇头道:“不多了,要省点用。我没看错的话,那块石头应该是一块陨石。”

“陨石?听说一块在国外能卖上百万,可惜,不敢碰。”有人忽然说道。

他是看过新闻,新闻上说,在国外陨石是值钱的,一些质量好的,一块就上百万,有人发了大财,可谓是天降横财呀!

“一般陨石都有辐射,还是尽量碰比较好。”陈浩文告诉他们。

从本质上讲,陨石是地球以外未燃尽的宇宙流星,脱离原有运行轨道,或呈碎块飞快散落到地球,或其它行星表面的石质的、铁质的或是石铁混合物质,也称“陨星”。大多数陨石来自于火星和木星间的小行星带,小部分来自月球和火星。

“陨石大体可分为;石质陨石,铁质陨石,石铁混合陨石。每类陨石下面又有它们的子项。”姜涛笑道。

陨石在以前被认为是一种超自然现象。在古代,人民得到陨石,那就是神物一样供奉。一些当权者,甚至会将陨铁打造成兵器,也就是现在看到的一些古代的神兵利器。

能在降落地球的时候没有被燃烧掉,说明材料不一般,打造成兵器,自然是非常厉害的。

前些年,就有人在新疆北塔山煤矿附近发现一块黑宝绿,此类陨石比较少,价格昂贵,单价都在千万以上,一般为国际陨石藏家所收藏。

因而,刚才那人说,陨石在国外能发大财,是没有说错的。

当然,有些片面,不是所有陨石都那么值钱。一般含金属比较多的陨石,都比较值钱。

另外,还有一种陨石被称为“玻璃陨石”,它呈黑色或墨绿色,有点像石头,但不是石头;有点像玻璃,但它是一种很特别的没有结晶的玻璃状物质。它的形状五花八门,一般都不大,重量从几克到几十克。

到目前为止,已发现的玻璃陨石有几十万块,而且另人奇怪的是它们的分布有明显的区域性。

在古代,人们往往把陨石当做圣物。比如,古罗马人把陨石当做神的使者,他们在陨石坠落的地方盖起钟楼来供奉。匈牙利人则把陨石抬进教堂,用链子把它锁起来,以防这个“神的礼物”飞回天上。伊.斯兰教圣地麦加也有一块陨石,被视为“圣石”。在一些文明古国,还常常用陨石作为皇帝和达官贵人的陪葬。

杨奕没有说话,手拿着古玉,往那块陨石一抛。

他用竖眼控制古玉,悬浮在陨石的上方。这一幕,让其他人看得眼睛都瞪圆了。大家都是科学主义者,眼前这一幕,完全脱离了科学的范围呀!

当然,王军没有太吃惊,他在太阳古墓就见识过一些神奇的东西。另外,还有朱破山、王世忠也没有惊呆,他们也见过一些诡异的物件。

杨奕还一边通过竖眼吸收陨石的能量,还不到十秒钟,古玉首先碎成粉末,接着那块陨石也裂成好几块。

“厉害,真是厉害!”

“这就是真正法器的威力。”

“长见识了。”陈浩文是第一次见识真正的法器。

朱破山轻松下来,笑道:“小奕你这法器对那些诅咒,真是无往不利呀!”

……

“可惜,法器难求!这么一个消耗法,真是让人心疼。”王军说道。

“喂!能给我一块吗?我用一件宝物跟你换。”姜涛也心动不已,那么神异的宝物,谁不想拥有一件?

“以后再说吧!我现在也没有几件,得找到那老道,才能给你们答复。”他跟大家解释,东西是一个老道给他的,还教给他一些打坐练气的法门。刚才的飞刀,也得益于这些年的练气。

这样的解释,大家都释然,很容易接受。

朱破山对杨奕能治好他的诅咒,更加有信心。他是知道,神州大地有奇人异士的存在,其祖宗的笔记有记载。那些真正有本事的道士,不能以正常人量度。

“书法练得好,不会也跟你打坐练气有关吧?”陈浩文忽然问道。

杨奕还真点头:“是有点关系,练气能让我更加心静凝神,对书法肯定是有帮助的呀!”

得!陈浩文心里的压力也就忽然轻了许多,难怪杨奕书法进步那么快。难怪这家伙自学都能将书法炼至令人望尘莫及的地步,除了天赋之外,他还有其他的依仗,羡慕不来。

“现在这些陨石还能碰吗?”有人又问道。

显然,还是不忍心放弃那些陨石,弄出去有可能让他们都过上好日子的。

朱破山楞了一下,最后摇头:“我也不知道,按道理说,上面的诅咒应该是被破除了。但陨石有辐射,你们敢拿就随你们吧!”

杨奕对他们说道:“那么多年过去,应该没事。你们带上吧!出去之后,卖了你们这些人平分,赚一笔外快!”

辐射不是无休止的,就算是核辐射,过个一千几百年,也会慢慢消散。

听到杨奕的话,那些退役兵很高兴,有钱赚谁会嫌弃?他们的生活都不大好,不然也不会跟着到这里来。

王军等人无视,他们自然都看不上那些陨石,看了一眼,也不算特别稀有珍贵的那种。

姜涛扫了几眼:“金属含量应该还可以,但没什么光泽,不算特别值钱。弄出去,一百几十万应该有人要吧!”

在场的那些退役兵,有二三十位,每个人也能分好几万,所以就是陈丰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来。

“既然诅咒被破除,我们继续走。”

“根据我祖上的笔记,地宫的入口,就在前面不远了。”朱破山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