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鉴宝杨奕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结局

我的书架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结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杰仔陪同杨奕、罗晓玉她们在旧金山玩了一天,唐人街等,粗略逛一遍。

次日,才带杨奕他们到美国的旧货市场寻宝。对于寻宝,杰仔也是有着一份挚爱的。无论在美国,还是在自己祖国,只要有空,他都会找机会到古玩街等地方观察。

他告诉杨奕,因为导游的炒作,有些并不是最大最好的跳蚤市场成了海外来客必游之地,像洛杉矶的玫瑰碗,以前多日本游客,现在成为大陆游客的最爱。

传说圆明园的猴头等都是在哪被低价收购,似乎玫瑰碗成了淘宝圣地。其实,这个二手货市场的大部分摊位都卖新货。一些卖旧货和“古董”的摊位都被挤到边缘,而且没有什么有价值得收藏品。

“长堤是非洲裔人聚居地,穷人多,不时有些珍品出现;南湾的二手货多出自中等白人家,偶尔会有精品被买;最富有的比丽华山庄,他们通常在搬家或处理车库旧货都由专门的搬运和清货公司包下,经常会有贵重物品流失到旧货市场。”

不过,最有价值得艺术收藏品多在乡下和小城镇的跳蚤商店,据说有毕加索的早年画作给几十块钱买到。因为卖家不懂艺术,不熟悉名家,或是不知道先人遗物的价值而廉价脱手。

“左右我这段时间都休息,小奕你应该也不忙,我们都去走一走,看能不能找到点宝物。”杰仔对杨奕说道。

大家首先去的,就是被誉为全球最大的跳蚤市场,玫瑰碗跳蚤市场,位于洛杉矶,直接乘坐杰仔私人飞机过去。

在美国私人飞机非常普遍,飞机是很重要的交通工具。

杨奕这几个月,闹出那么大的新闻,他自然也知道一些信息。西南祭祀地宫之行,他并不清楚,知道实情的人并不多,外界流传的,只是找到了禹王鼎,没有黄金的信息。

但是阿波丸号,全世界都闹得沸沸扬扬。那时候,杰仔还在拍戏,却羡慕不已。如果那时候没有拍戏,跟着杨奕混口汤,那就牛大发了。

也正是这样,此次极力邀请他到美国旅行,顺便去掏一掏宝。

在玫瑰碗跳蚤市场,杨奕也算是长见识了。在这里摊位数都数不清,你能看到世界各国的老旧之物,什么东西都有。

杨奕甚至看到一具棺材,里面还摆放着干尸,就那么赤裸裸摆在摊上,明码标价。

我去!这要是在国内,是非常犯忌的事情。挖人家坟墓不说,尸骨都要抬出来换钱,委实是太过分了一点。国内的道德舆论,就能将你喷到死。

“棺材、尸体也有人要?”罗晓玉目光古怪,这些外国佬,真是百无禁忌呀!

杰仔苦笑:“还不便宜呢!这种干尸,都是从世界各大沙漠找回来。”

有一次,他就看到过,一具中国古代的干尸,身穿官服,差点让他怀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僵尸。后来才知道,那干尸是假的。

“谁会收藏这种晦气的东西?”罗晓玉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那就很难说了,全世界那么多人,总会有几个人是重口味的。”

杨奕他们一边聊,一边逛,主要是看中国的文物。当然,一些宝贵的西方文物,杨奕自然也没有放过的道理。

不要说中国的古董市场十之八九都是假货,在美国,这里被誉为全球最大的跳蚤市场,同样是假货居多。

一个小时,在杨奕的帮助下,杰仔跟罗晓玉找到了一些还算值点钱的文物,有中国的,也有外国的。

至于杨奕,暂时没有看上眼的东西。

杨奕他们走着走着,忽然不知从哪里吹来的一张油画,落在杨奕的脚边。

他捡起来,发现这幅画画得还不错,价值也非常高。从油画的风格等来看,有点像是毕加索的作品。

杨奕左看右顾,过了一会,才看到一个落魄的男人,带着一些油画赶过来。

“先生,不好意思!这是我的油画。”

杨奕笑了笑,将油画归还给那个男人。但是,心里已经开始捉摸,怎么弄到手。另外,这男人手上其他的画作,也不简单。甚至有一幅蒙娜丽莎,其他人都没有当一回事。

毕竟这些画都是没有装裱的,谁能相信,这些都是大名鼎鼎的名画?

眼前的这个男人,也是有点走投无路。他欠了别人上百万美元,对方是黑.社会。可就算将房子卖了,也还不起那笔巨款。

这些画,都是他无意间从垃圾堆捡来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值点钱,所以今天特意带到这里来,希望有人能花大价钱买走。

他听说,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国的收藏爱好者,更是有中国的冤大头。中国人钱多,容易上当。

看到杨奕的时候,身边还带着一个大美女,顿时心头一喜。

“朋友,要不要看看我这几幅名画?喜欢的话,价格可以商量。不怕告诉你们,这些画都是真迹,我从黑.帮偷出来。正是这样,我不敢光明正大拿出去拍卖。你们是中国人,不用担心报复,考虑一下?”那男人眼睛闪烁地说道。

杨奕随便看了几眼,装作毫不在意地问道:“怎么卖?”

那男人一看,就知道杨奕这年轻人什么都不懂,这种人最好骗。加上身边还有一位大美女,往往抹不开面子,价钱很好谈。

“你真要喜欢,一百万成交。”

话音刚落,杰仔就嗤笑出来:“别的画先不说,我敢说你这幅《蒙娜丽莎》就是假的。如果是真迹,你觉得会没有装裱吗?一百万,你还真能说出口。”

那男人饶是脸皮厚,也忍不住闪过一丝尴尬。

他讪讪一笑:“要不五十万也行。”

“你留着忽悠别人吧!”杰仔是根本没有一点兴趣,准备带杨奕、罗晓玉往前走。

“等等,别走呀!十万,真的最低的了。你看……”他又说了一大堆忽悠人的话,然后将目标转移到罗晓玉身上,希望杨奕看在大美女的面子上,不要计较那么点钱。

最后,又降了五万,才让硬塞在杨奕的手中。

杰仔笑了笑,见那家伙逃一样离开,生怕杨奕后悔一样,才开口:“五万美元,应该还不算太亏。虽然不是真迹,但我看画工也是很好。”

杨奕笑道:“那你可能就看漏眼了。这还真就是真迹,算了。这里人多口杂,我们回去再说。”

杰仔跟罗晓玉听后,先是一愣,随即惊喜不已。真迹都能自己送上门来?这运气,没谁了吧?

“《蒙娜丽莎》也是真迹?”

杨奕点头:“应该是,至于为什么变成这样,就不得而知了。也罢!今天就逛到这里,我们先回去,省得节外生枝。”

他也怕有人能认出这是真迹,麻烦就大了。

《蒙娜丽莎》能拍出多少美元,他也不清楚,但毕加索的画,一亿几千万美元每幅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五万美元,一共得到五幅画,杨奕也都觉得自己的运气有点逆天。

当他们回到旧金山,正好王军他们找上门来。发现杨奕竟然那么快就得到了几幅世界名画,直后悔来迟了。

随后的几天里,他们一行人走了美国很多旧货市场,得到了不少的珍贵文物,其中西方的文物居多。而中国的文物,也发现了几件国宝级的宝物。

一周后,他们才心满意足地离开美国。

江州拍卖行,拍卖会如期举行,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长生碗,作为压轴品出场,最终拍出超过十亿人民币的天价,直接刷新了中国文物的拍卖纪录。

两个月后,江州拍卖行再次举行一次西方文物主题的拍卖会,其中就有好几幅世界名画,最令人震惊的是那幅《蒙娜丽莎》,经过世界权威的鉴定,那就是失传的真迹。

江州市再次成为全世界大收藏家的目的地,一番争夺,《蒙娜丽莎》以超过三亿美元的天价被一名英国公爵收入囊中。

其余的几幅毕加索作品,则是被中东的暴发户抢走。

此次拍卖会也让江州拍卖行挤进国际顶级拍卖行的行列,国内当之无愧的拍卖行一哥。

不久之后,杨奕在老家跟罗晓玉办了一场隆重的婚礼,正式结婚,邀请了不少人到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