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宋 > 第九章 水漫京都 舒国公主

我的书架

第九章 水漫京都 舒国公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赵顼醒过来的时候其他人已经离开了,韩升说因为昨日大雨城里城外很多人都房屋都倒塌了,几位大人去宫里处理这些事情,赵顼看着窗外,风雨欲来,节外生枝啊,看来自己的规划又要推后了,印象里汴京会在这几年发一次大水,除了皇宫地势高的地方,大部分地方都被淹没,一时间,难民无数,后来更是发生了几次瘟疫。
想到这里,赵顼立马让人去准备药材和草木灰等东西,自己也去安置灾民的营地赶去。
找到营官,安排他马上用在营地空地撒上草木灰,营地不准随地大小便,喝水必须喝烧开的热水, 住的地方用雄黄熏一下,已经有病状的和健康的人隔开住,选几个人照顾,在用布包住嘴鼻,如果有人闹事可以先行拿下,一切以稳定为主。
稳定好这里的事,赵顼也马上进宫,路上看到好多地方积水已经很深了,河水也在漫延。
到了皇宫,皇帝和众大臣正在大殿,却并没有让他进去,而是让他先去后宫陪着母后。
赵顼只能先去后宫,说起来这也是他来这里第一次见皇后,因为神宗先祖说是吃了高皇后送去的莲子羹后死的,所以本能有些排斥,经过通报,赵顼进入内室,看到皇后和几个稍微年轻的女子,皇后头戴紫金翟凤珠冠,穿一身绸衣宫装,一双丹凤眼微微向上飞起,说不出的凌厉神色。旁边身穿妃子衣饰的女子华贵仅在皇后之下,肌肤细腻,几缕发丝飞在前面,头上无任何装饰,仅仅是一条淡蓝的丝带,绑住一缕头发,赵顼从记忆中得知此人是华妃。
赵顼见过母后,见过华妃。
赵顼身为英宗皇子,身份高于华妃,自然不必见礼,赵顼出声也只是出于礼仪。
华妃自然连忙后退,并向皇后告辞,等华妃离开,皇后才看向赵顼,但并不说话,只是眼神中蕴含着愤怒,听说你前几日顶撞你父皇了,谁教你的道理,连自己的君父都敢顶撞,以后还得了, 说着,就屏退左右道:坐吧!赵顼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但也依言坐下。
高皇后道,你身为嫡长子,本应性子稳重,日后才能荣登大位,可你现在看看,你那里有你的弟弟们乖巧,你三弟早逝,母后就剩你们三个儿子,你作为大哥你的弟弟们日后都要承蒙你的照顾,你如此行为,让母后以后如何放心,你的父皇又如何放心。
赵顼现在才切身感觉到神宗为何不待见她这个母后了,因为太糊涂,不过也难怪,高皇后出身将门,性子本就直爽,但于自己就是灾难,荣登大位这种话也是轻易能说的,就算避开众人,谁知是不是隔墙有耳,要知道每个皇帝都有暗卫监视众人,宫中更是如此,所幸自己没多久就搬出去了,再过几个月就可以离开京都。
母后请慎言,皇位传承乃是父皇决定,岂容我等胡乱猜测,理解的说我们是说气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母后盼着父皇驾崩呢?还有,后宫不得干政,儿臣知道母后向着外祖父一家,但雷霆雨怒,皆是君恩,父皇如果做出什么不利于外祖父一家的事,母后不要违拗父皇,因为大宋律例,为了摆脱这个不着调的母后,只能夸大其词了。
什么意思,你外祖父一家发生什么事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快告诉母后。
母后,请恕儿臣不孝,不能讲给母后。
你这个逆子,本宫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你给我滚出去。
赵顼松了口气,退了出来。
对于皇后的话赵顼并不担心,不说自己是嫡长子,就是父皇也不会任由皇后胡搅蛮缠,至于刚才的话,外祖父家由于昨夜大雨,垮了一件马棚的事相信会有人告诉她的。
在之前,赵顼并非没有期冀母爱的时候,但刚才见面与对话就打破了赵顼所有的幻想,赵顼也早就过了享受母爱的年纪,如今唯一所希望的就是“振兴大宋,华夏永昌。”
赵顼孤身走在回廊之中,回廊外瓢泼大雨倾泻而下,像是上天在发泄怒火,想淹没这世间,像极了这人间的世道,昨夜顿悟,赵顼斩却了前世,今日对话,赵顼不在期望现世亲情,英宗虽好,但他是帝王,不是一个父亲。昊昊上天啊,你为何如此对待我,“因为这是你成为一个合格千古之帝所必须经历的,”冥冥中的声音传来,却只有被上苍选中的人所能听到,但不会全部告诉你,只会在前进的路上指点你,在没有到结局时,上天会隐藏它所有的轨迹。
皇兄,你在这里看雨吗?赵顼听到有人叫自己,循声望去,一个小小的人儿,年龄大概七八岁左右,头上有两包子样的发型,几缕头发散落在脸侧,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身穿小的襦裙,脸上还有两小酒窝,带点婴儿肥,活脱脱一个小糯米团子,赵顼从记忆中知道她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应该开朗,非常可爱,尤其喜欢自己这个皇长子,也因为她年龄小,她的笑容给赵顼空孤楚的内心带去一股暖流。
“是我们的舒国小公主啊,怎么自己一个人,身边的侍女呢,照顾不好主子可是大罪。”
舒国公主听了,拉住赵顼的袖子并且用一双大眼睛盯着赵顼,可怜巴巴的说道:“皇兄,都是舒国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的,不管侍女的事情,皇兄就不要惩罚他们了。”
被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姑娘看着,谁还能说出拒绝的话,只能答应。
皇兄,你为什么在这里一个人看雨啊,这雨有什么看的呢,就是有点大,好不喜欢下雨啊,都不能玩了,大姐姐,二姐姐,三姐姐都不来找舒国来玩,皇兄你能不能陪我玩啊!
果然还是小孩子,说话也是语无伦次,都和玩有关。
因为她们都是大人了,每天不能只顾着玩耍,你长大了也不能只玩耍,还要读书,学习礼仪。
可是皇兄,写字真的很累啊,你能不能和父皇母妃说说不让我写啊。
那可不行,书你是一定要读的,不过你要是叫我一声大哥的话,我就和父皇说,让你晚两年在学习礼仪。
“真的吗?”小舒国一脸不信。
“真的,你可以试一下。”
“那好吧!大哥”
赵顼很是激动,眼泪都差点掉下来,在现代,他跟想有个妹妹,不过可惜是个独生子,穿越过来时,同母的两个妹妹已经长大了太拘束,没有这么亲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