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宋 > 第十一章 劫难与机遇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劫难与机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顼将后面会发生大型水患的事情告诉英宗,英宗没有多问,钦天监也说过这件事情,朝廷已经在高处备好了粮食、衣物和被褥,各州官仓也有所储备。
赵顼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地方储备是不是确实执行,宋朝虽然是高薪养廉,但仍然会有官员贪污腐败,要知道一个皇朝的末期一般都会出现灾荒多发,官场腐败,最后民不聊生,饿殍满地。
赵顼印象中有看过,宋朝时黄河改道北流,士大夫们以黄河天险可以抵御辽军骑兵为理由修建东流渠道,强迫黄河东流,结果每次都有决口,不仅浪费了大量的金钱,更让无数百姓无家可归,农业欠收,宋神宗也干过这种蠢事,而当时主持的是王安石,反对的是司马光。
“父皇,不知可有派人去地方巡查储备情况,以防储备不足。”
“这些都是中书省在负责,来人,召文彦博、韩琦、富弼等人进宫。”
“ 父皇,还应该派人巡查黄河河道,黄河北流没有几年,河提尚未稳固,若黄河决口,那将是重大灾难。”
英宗摆了摆手说:“等会几位大臣来了一起商议。”
赵顼不明白为什么,可能是为了自己能够得到认同。
没有多久,众位大臣都到了议政殿,几位重臣脸上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可能出什么事情了。
“ 皇上,刚才下面州府来报,很多都没有按照朝廷的命令加固河堤,有几个县甚至已经决口了,目前情况如何还不知道。
“ 父皇, 诸位大人,我们应该往最坏的方向考虑,目前只是大河支流上涨决堤,如果继续大雨,大河本体都有可能决口,更有甚者,如果下面官仓并无储备或储备不足那时该如何,当潮水般的难民涌向汴京又该如何,当辽夏趁机攻送诸位大人有何良策。
“颖王有何高见”文彦博道。
“第一,立刻派人前往洪水区各地官仓彻查存量,并组织难民将自有搬往高处,以求自救。第二立刻派有能力的将领前往西北,并请父皇给予便宜行事之权,而且应派出大量密探探听辽国行动。第三将大河有可能泛滥区域的人口财物,粮食都提前搬到地势较高的地方,通传的人必须即刻出发,接到消息的立刻行动,三天内需要全部完成,有违抗者斩。第四,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情况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必须从其他地方调粮,不够就买,再不够就去邻国买。”
英宗听了,没有说话,反而问底下的臣子如何。
“启奏皇上,颖王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见识乃是社稷之福,提出的对策虽不全但也无错,可以一试,不过除了通传的人,派遣的巡查官员需要仔细斟酌。”
“爱卿说的有理,顼儿说一下你的想法,再让诸位大臣看一看。”
“父皇,儿臣以为,我们派出的官员必须稳重,为人仔细且圆滑,就好比文大人这样的。”
哈哈哈,朝堂哄然大笑,像文大人这样的,英宗也忍不住笑了下。
赵顼等笑声笑了,才说到:诸位以为我在侮辱文大人吗,文大人执政数十载,做事稳重成熟,对待亲人朋友同僚都能很好的处理之间的关系,诸位有这种能立吗,所以文大人执政数十年是有道理的。
颖王殿下说笑了,我那只是为皇上分忧而已。
英宗开口了,那就按照颖王说的办,此事由中书门下省主办,三司配合拨调钱粮,记住必须首先保证京城用度。
众人接了旨意很快就离开了。
接下来的十几天里赵顼一直在等消息,雨也一直没有停,一直在下着,可能大雨阻断了道路,也没有什么消息传回来,只能这么等着,李澈也传回消息,他已经到了西夏,并接触到了一位大人物,西夏如今皇室内部危机重重,今年并无意图攻宋,英宗那边也得来消息,辽国君臣不和,再加上辽国汉臣中有大宋之人斡旋,纵使是辽国皇室有志之士,也是不掌实权的。
赵顼打算出去看看,汴京城中一百多万人口,每年要从南方运粮八百多万担,如今汴京积水甚多,不知会有何种景象发生。
与赵顼想想的相反,汴京在修建之处就设计好了庞大的地下水流系统,雨水会顺着地下水道流向城外荒野,形成一片泥泽,不利于骑兵行进,这也是汴京防御系统之一,还有一个是密道,皇城有密道直通城外,突围、反包抄,行密事等都可以,不过据说密道入口有历任君王口口相传。
不过,再发达的城市总有顾及不到的地方,再加上历经百年,地下水道年久失修,堵塞严重,除了主要街道在,很多偏外地方依然受到水灾,赵顼去的时候,受灾的百姓已经被安置到难民大营,只留下泡在水里的房屋,和即将垮塌的围墙。
这几天已经有曹太后的人在找英宗的麻烦了,英宗登位之初就发生如此大的水灾乃是得位不正,赵顼想,当时曹太后当时选择英宗估计是想立一个傀儡,自己垂帘听政,把握大权,但事与愿违,朝臣站在了皇帝的一边,如今兴风作浪简直是不自量力,如那跳梁小丑,且不说如今朝局稳定,难道他们以为区区水灾就能换一个听话的皇帝吗?不见几千年来,敢替皇帝把握权利的有几个有好下场的,君权至高无上,手握社稷公器,凡妄想窃为己有者死。
这也是个机会,若英宗能够祭天祈求上天止雨,如果能够成功,那就说明英宗天命所归,未来不会再有任何人拿这个说事,而且成败不用选择,没有下雨天是不停的。
赵顼将这个想法说给英宗听,英宗同样提出这个疑问,听了赵顼的答案恍然大悟,对啊,没有不停的雨,同样也没有不下雨的天,关键是选择什么时间,而这对钦天监来说轻而易举,那为什么以前会有那么多皇帝的政敌这么做。
父皇,人们往往找不到摆在明面的东西,也看不到最本质的答案,灯下黑便是如此,人们思考问题的方式已经形成惯性,突然打破就会一通百通。
sitemap